≡ Menu

靈修默想

詩1:2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כִּי אִם בְּתוֹרַת יְהוָה, חֶפְצוֹ; וּבְתוֹרָתוֹ יֶהְגֶּה, יוֹמָם וָלָיְלָה.

יֶהְגֶּה思想,或作默想,這個字還有沉思、喃喃微語甚至有說出來的意思。不僅僅如此,這個字的字根竟然還有一個作用,就是表明獅子抓到獵物時發出吼叫之聲,在以賽亞書31:4「…獅子和少壯獅子護食咆哮,就是喊許多牧人來攻擊牠,牠也不因他們的聲音驚惶,也不因他們的喧嘩縮伏…」這裡面的﹝咆哮﹞一詞與詩篇1:2的﹝默想﹞是一樣的。

是否可以這樣聯想?我們一旦嘗過主恩的滋味,對神的話語(或說律法、訓詞、典章…)產生渴慕之心,如同忍飢受餓的動物終於捕獲到食物,興奮到忍不住發出了吼叫的聲音…這就是晝夜思想的狀態,不是只有靜態的沉默思想而已,還包括了如獲至寶的嘶吼叫喊。
這個字的原文所涵括的意義真是豐富啊!

約翰福音15章第5節

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甚麼。I am the vine, you are the branches. If a man remains in me and I in him, he will bear much fruit; apart from me you can do nothing.

其實人若是離了主,並不是真的不能作甚麼,還是能作,而且還能作得很多,問題是離開主而作的,無論作了多少工作,最後的果效終歸徒勞,一切煙消雲散,轉眼成空。

路加福音17章7節至10節

這一段的重點在於說明僕人的態度:盡心盡力服事主人乃是應該的,不要因為作得多、信心比別人強,或者某些外在表現比別人顯得優越而心存驕傲,自認為應該得到更多的回報。要常常記得:「我們本是無用的僕人,所作的本是我們應分作的。」(原文直譯:我們本是微不足道的奴僕,所作的都不過是我們所虧欠主人的)‧‧‧

約書亞記5:13~15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

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

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對約書亞說:「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的地方是聖的。」約書亞就照著行了。(約書亞記5:13~15)

摩西死了以後,約書亞接下領導之責,從起初的懼怕驚惶、被神激勵以後的剛強壯膽,帶著以色列人窺探迦南地、渡過約旦河、在吉甲行過割禮…現在面臨著攻打耶利哥城這件大事,他似乎變了,變成一個充滿自信、戰鬥意志十分堅強的率領者,面對強敵的前夕,他勇敢地靠近耶利哥城,(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如同所有善戰的軍事將領一般,他的意圖是要制敵機先‧‧‧

卻不料,(從前神學院的老師說,聖經裡所有的“不料”,其實都是神深思熟慮之後的“所料”)他遇見一個拔刀對峙的人。

我們許多時候就像約書亞,過猶不及,接下服事時恐懼戰兢,惟恐作不好;一段時日過後開使得心應手,就忘了自己起初的小心惶恐,自以為很能夠掌握一切情況‧‧‧

這時候遇見了神的使者,還盛氣凌人地問他:

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

但願我們像約書亞一樣,聽見神的使者說:『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立時俯伏下拜、脫下腳上的鞋、聽從神的曉諭;那麼我們也能夠像約書亞一樣,帶領著以色列人攻下固若金湯的耶利哥城。

路加福音12章42節~43節

主說:「誰是那忠心有見識的管家,主人派他管理家裡的人,按時分糧給他們呢?主人來到,看見僕人這樣行,那僕人就有福了。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

路加福音12:35~48與馬太福音的24章42~51大致上說起來非常相似,說的都是同樣一回事:作僕人的要謹慎、儆醒,以積極的態度事奉主人、等候主人的來臨。

所不同的是,馬太福音說的是僕人,奴僕(也就是沒有人身自由的奴隸),但路加福音講的是管家,管理金錢的司庫。兩相比較,其實是同樣的意思。在主人家的原本只是奴僕,因為作得好,受到主人的賞識,就被提升起來,管理主人的錢財,也管理全家的僕人。

這種管理眾僕人的僕人(或管家),只有忠心是不夠的,還要加上“有見識”,新譯本翻作“精明”,這個字的深層意義含有深思熟慮、敏銳的感知,能夠洞悉、辨別事物的真相,比別人先一步看見未來的發展,以至於可以掌握先機、知其進退,把主人交代的任務作得盡善盡美。這樣的能力來自於何處?

要向主求啊!「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雅各書1:5),而且是要憑著信心求,一點也不疑惑。單純而堅定的信心,能夠為我們帶來深厚的祝福。不求的人就沒有智慧,自以為聰明,一意孤行,最後就成了後面說的那種輕慢、動手打其他僕人、又吃喝醉酒的僕人,主人回來後必重重地懲治他。

有了忠心、加上見識,後面一句非常重要,卻往往被我們忽略了:「主人派他管理家裡的人…」,也就是前面所說,管理家裡的其他僕人。這樣的僕人還需要來自於神的差派,神呼召你、打發你,你才能過去承擔管理的職責,否則就是僭越。神打發這位管理眾人的僕人做甚麼呢?首要的工作(而且是這段經文唯一提到的工作),就是要按時分糧。按照神的時候,把口糧分給家裡的僕人。按著時候的「時候」這個字,指的是某種特定的時候、固定的時間,甚至還有某些危機的時刻,家裡缺食斷糧,作管家的要有危機意識,隨時可以把儲備的糧食拿出來餵養眾人,使得家裡的人不至於忍飢受餓。管理僕人的人不需要事必躬親,甚麼都自己動手,要懂得分派工作給其他的人,管家需要做的是把這些人餵飽,這些人吃飽喝足了,再按著管家所分配的去作,一切事務自然作得又美又好。

那這糧食是甚麼?我們都知道,就是主的話語!教會裡人群眾多,事奉的人也多,各式各樣的脾氣性情都有,我們如何去管理他們?不是靠著蠻力動手打人,也不是靠著自己的小聰明小把戲去哄騙眾人,是要靠著主的話;我們自己說再多,無法說服別人愛主擺上;但是聖靈說一句話,感動人心願意順服,那就比我們說千百句都有用。所以要好好地消化、思想神的話語,再把自己所領受的餵養給眾人,這就是忠心有見識的管家,我們如此殷勤遵行,主來的時候必定要獎賞我們,那就是讓我們管理他一切所有的。
願主恩待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