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起初的愛心(歌五2~9、啟二1~5)

前言

恭喜新年好!今天是年初二,願上帝賜福給大家,新的一年,起來快跑跟隨主,也愛主更深!

上禮拜我在醫院等看診的時候,注意到電視新聞報導一個消息:某位民意代表的太太爆料,她的先生自結婚以後常常家暴,最近這位議員在外面有了新歡,把小三帶回家,還把她打得鼻青臉腫,結婚六年以來,常常被先生打,還打到昏迷要去住院等等…當然這個議員也有他的另外一套說詞,鬧了好幾天,我想大家都知道這個新聞,就不多敘述。

我只是在想,為什麼曾經海誓山盟的愛情後來會變質?看到電視上兩個畫面,心裡很感慨:一個是他們夫婦當初甜蜜恩愛的鏡頭,另外一個就是這位太太被打得鼻青臉腫、包著紗布趟在醫院的照片。俗語說:清官難斷家務事,他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外人不便去評論;我只有一個感觸:他們之間的愛情到哪裡去了?當初如果不是彼此相愛,怎麼會結婚呢?為什麼結婚以後會發生這麼可怕的變化?他們起初的愛怎麼不見了?

內文大綱

我們今天讀這兩段經文,一段在雅歌第五章2~9節,另一段在啟示錄第二章1~5節 ,這兩段乍看之下似乎是毫不相干, 但是如果我們仔細思想,會發現到主就是藉著這兩段向我們說話。

  1. 冷淡隔閡,良人離去(歌五2~3,啟二1~3)

    良人站在女子的門外敲門,他的呼喚真是充滿柔情: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鴿子、我的完全人…這是女子在良人心目中的形象,真是完美之至,這樣的形容充分表明他是多麼愛這個女子!他懇求女子為他開門,因為良人不願意用強硬手段進入他新婦的房內,他希望他的佳偶是心甘情願、歡歡喜喜來為他開門,迎接他進去。這位良人不是一般人,他原有王者之尊,頭上原本戴的是冠冕,如雅歌第三章11節所說:…所羅門王頭戴冠冕,就是他婚筵的日子……但是此刻他站在寒冷潮濕的門外,頭髮都被夜間的露水淋濕了,他謙卑地請求佳偶為他開門。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美麗的女子好像不在乎良人的聲聲呼喚,她似乎嫌麻煩,我們來看她的回答:我脫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腳,怎能再玷汙呢?

    這麼冷淡的回應,使我們大為吃驚,她在前面不是才說過: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現在良人到了門前,她竟然連起來開門都不願意…照著經文所敘述,這女子明明知道是誰在敲門,不是別人啊,「這是我良人的聲音」!女子說:「我身睡臥,我心卻醒。」她知道是他,但是已經躺下來了,感覺要睡覺了,很舒服,不想給自己再添麻煩了。就算良人在外面受寒冷,頭髮被夜露滴濕,她也不放在心上。

    為什麼這樣反應?是不是她的愛情消失了?

    我們看到這裡,可能會責備這個女子怎麼這麼自私;且慢一點,你可知道這就是你和我啊!有多少次,明明聽見主在門外敲門,呼喚我們給祂開門,我們卻因為顧念自己正在忙碌的事情,懶得理會主的聲音,任憑祂在外頭呼喚,「我身睡臥…我已經脫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腳,怎能再玷汙呢?」

    《雅歌–從天到地的愛歌》這本書裡,解經學高仕(C.A.Coates)寫的「歌中之歌 雅歌簡釋」,對這一段有很深刻的解析:

    「信徒有可能會以恩典的果子而自滿……我們並不在乎沒有將基督所當得(渴望)的地位給予祂,也沒有因此感到不安,我們已經使一切都被調適來合乎自己的感覺……然而,當靈魂陷入這種蟄伏的為自己著想、自滿的光景中,主就會以愛提出關乎祂自己特權的質問。祂的愛情是敏感的,若是我們沒有祂也能找著安慰,祂會感覺得到…如果是這樣,對我們而言,祂就是被拒之於門外,站在寒冷而潮濕的屋外,祂沒有得著他內心所渴望的地方。」

    啟示錄第二章,主吩咐使徒約翰

    「寫信給以弗所的教會說:那右手拿著七星、在七個金燈台中間行走的說……」

    這就是良人呼喚的聲音啊!基督對祂所愛的教會說話,正如良人對他所愛的心上人呼喚一樣!教會裡面原本應該有基督在其中不是嗎?基督是教會的頭,就好像丈夫是妻子的頭一樣啊,但是怎麼回事呢?這位作頭的基督(良人)竟然被關在門外,女子是因為已經躺臥、不想起來,而教會呢?我們看主耶穌如何形容以弗所教會:

    「我知道你的行為,勞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惡人…試驗那自稱為使徒…看出他們是假的來。你也能忍耐,曾為我的名勞苦,並不乏倦。」

    各位,這就是良人眼中佳偶的美麗,在基督的眼中看祂的教會,這些都是優點,都是他所稱讚的地方;但是主卻責備他的教會:

    「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

    重點就在這裡:女子在良人的眼中極其美麗、如鴿子(這代表教會有聖靈的同在) ,如完全人(這代表教會長久以來與主同行,所有的表現都是可圈可點),但是現在教會聽見基督的聲音在呼喚,她的回應卻是「我身睡臥…我已經脫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腳,怎能再玷汙呢?」這個意思是說:「我的狀況現在很好啊!你不要來打攪我好不好?」

    這是墮落的開始!我們雖然作很多工作、辦很多活動、為主勞苦不乏倦…可是我們卻把起初的愛心失落了,這樣的服事隱藏著可怕的危機:我們會開始自滿,不再尋求主,用人的想法代替神的心意、用一堆冠冕堂皇的活動計畫填滿教會的行事曆…也許人數越來越多、也許教會建立起華麗的大會堂,令人炫目;也訓練出優美的詩歌班、找了口才一流的牧師講員在講台上證道…甚麼都有了,裡面就是沒有主基督耶穌。我絕對不是說大教會不好,小教會也一樣有墮落的危險!我的重點是說:若是離開了基督,我們就會落入自滿自義的危險之中!

  2. 追悔尋求,卻受擊打(歌五4~7、啟二4~5)

    女子看見良人的手伸進來,忽然清醒過來,想著自己這是在做甚麼?竟然讓我心愛的人在外面站這麼久…她終於起來開門,但是惆悵啊!良人已經「轉身走了」,不知道去哪裡了!

    女子的手上滴著沒藥…前面說的那位解經學者高仕(C.A. Coates)說:

    「我覺得這裡所說的沒藥所指的,也許就是主在以弗所教會看到的『勞碌、忍耐、並不乏倦…』,但是這樣的勤勞忠誠卻不能彌補教會的缺失:他們離棄了那起初的愛心。」

    女子的靈魂覺醒過來,去尋找她的良人,卻沒有想到遇見巡邏的、看守城牆的人,他們把她當成品行不端的婦人,因此以粗暴對待她。他們對待她的方式,遠超過她所應當承受的。「他們打了我、傷了我,…奪去我的披肩。」當時婦女們的習俗,出外一定要用披肩蓋住頭,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一章1~16節,保羅論到女人蒙頭的那一段,大家可以自行參考。這位女子被擊打、被羞辱…王卻容許這一切事情發生,每一次的打擊都會令她意識到,如果良人陪伴在她的身旁,他們連她的一根頭髮都不會碰,這些事情也決不會發生。每一次的打擊和羞辱也令她感覺到,她是多麼渴望良人回到自己的身邊!奇怪,為什麼當她覺醒了、悔悟了,想要開始去尋找良人,卻發生這些令人感到不愉快的事?

    高仕說:「當靈魂覺醒過來,真正開始尋求主以後,嚴厲的管教就會被賜下來,加重她所受的操練…」但是我們大可放心,主絕對不會錯的!巡邏和守城的人也許是錯誤的,但是這一切都在主的掌握裡。我們有時候知道自己錯了,願意認真悔改、重新回到主面前尋求祂,卻不料教會的肢體、弟兄姊妹們用過度嚴厲的態度話語責備我們,使我們內心受傷…這時候我們可以學習一個人:大衛,他犯罪得罪了神,導致家庭裡面出現許多問題…甚至他的兒子押沙龍叛變、要追殺他;大衛在躲避押沙龍的時候遇見示每用石頭丟他和他的手下,又辱罵他,大衛的反應如何?他並不容許他的手下反擊,反而說:「由他咒罵吧,因為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為我今日被這人咒罵就施恩與我。」

    這是真正的悔改,徹底的謙卑。我們若是回轉過來,反而被別人指指點點;主耶穌若是允許我們遭受一點別人的辱罵、指點,我們願意學習默然不語,更加謙卑、忍耐,這是主所喜悅的!以弗所教會被警告: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臨到你那裡,把你的燈檯從原處挪去。」這樣的警告何等可怕!但願我們不至於落到這樣的光景!

  3. 思愛成病,回轉復興(歌五8~9、啟二6~7)

    當女子徹底認識到她對良人的思念是這麼強烈,她開始回轉,而且向那些「耶路撒冷的眾女子」談論到她的良人。雅歌裡面不斷出現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這群人,從詩歌字面上的意思來說,她們可能是所羅門王宮裡的宮女們,但是從預表教會的角度來說,她們是誰呢?有人認為,她們代表著同樣認識基督、也愛慕基督的人,但是與佳偶比起來,她們跟基督缺少了親密的關係,也並不像女子那樣深切的渴慕祂、思想祂,所以當女子說如果她們遇見了她的良人,請她們告訴他:我因思愛成病:請問我們是否愛慕基督到這樣的一個地步?我因思愛成病…這表示跟從主的人,心裡面除了基督以外,在世上其他的人事物再也無法吸引他:好像詩篇第七十三篇25節:

    「除祢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祢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

    然而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卻還沒有這樣的感覺,她們很好奇:

    「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你的良人比別人的良人有何強處,你的良人比別人的良人有何強處,你就這樣囑咐我們?」

    從這樣的問話我們會發現,即使這些女子也曾被雅歌裡的男主角吸引,但是她們不了解他有甚麼比別人更優秀的地方,能夠讓這女子思愛成病,到處尋找他。我們如果翻開教會的歷史,初代教會有許多基督徒受到逼迫卻不願意否認他的信仰,甚至因此而為主殉道,有人被丟到競技場被獅子吃掉,有人被綁在火刑柱上燒死,他們視死如歸,宣告基督,引起圍觀的人們受到感動,紛紛進入教會信了耶穌;為主殉道者就像是尋找良人的女子,他那種愛主到死也不改變的心志,!在其他人眼中看來顯得何等美麗,因此他們問說: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而這些圍觀的人就像耶路撒冷的眾女子,他們很好奇:你的良人有何強處?你就這樣囑咐我們!初代教父特土良說: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我們看到教會歷史上,只要有信徒因信主的名而受到逼迫、為主殉道,教會就會因此而有了大復興;

    我以前曾經講過這個故事,最近又看到這個故事比較完整的版本,很願意跟大家分享:

    古教會史中記載一個事實:有四十個兵丁,因信耶穌被羅馬的官兵捉去,定了死刑。他們都赤著身子被帶到一個結冰的湖面上,讓他們凍死在那裏;但許可他們反悔。在那生死關頭的夜間,若肯改變信仰,即可上岸,到監刑官那裏說明,就得免刑。那天晚上,站在岸上的哨兵看見一隊天使飛翔在那些殉道者的上空,在他們每一個人頭上,放一個冠冕,並接他們上天。頓時滿天歌聲:「四十個殉道者,四十個冠冕。」最後都一齊升天了。可是不知怎麼,只有一人的冠冕仍舊懸在高空,似乎無人接受。過了一下子,那個哨兵聽見有人腳步聲響起來。他舉目一看,竟然是那四十人中的一個走過來了;原來這個人逃避寒冷的冰湖,他想反悔不信耶穌也不願殉道。那個哨兵驚奇地望著他,立刻將自己的衣服徽章脫下,遞給他說:「蠢漢,如果你看見我今晚所看見的,你決不會捨棄你的冠冕;來吧,你站在我的崗位上,我願意去承受你的福分。」他馬上赤著身子走上冰湖,接受那榮耀之死。停了很久的詩歌,又響了起來:「四十個殉道者,四十個冠冕。」

結語

主雖然責備以弗所教會,但是祂並沒有放棄對這個教會的希望,就如良人雖然離開了,但是並沒有一去再也不回,他還是深愛他的佳偶,等待她的覺醒與回頭。主對以弗所教會說:聖靈對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神樂園中的果子賜給他吃。這女子,或者說這個教會終於回轉了,回轉的關鍵在於覺醒過來,從床上起來,熱切地尋找良人,不再滿足於安逸舒適卻沒有良人的生活。多麼希望我們也是如此,更但願我們發現自己甚麼都可以沒有,就是不能沒有主的同在;我因思愛成病…思念基督,甚至一刻都不能沒有主,好像生病一樣~這種病才是靈性康復起來的關鍵。基督的佳偶不再自滿、不再背道,如今她已成了一位得勝者,如同啟示錄二章7節,得勝者才有資格進入神的樂園中,吃神所賜的生命樹的果子。

(2017/01/29 李慧敏魚池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