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行過死蔭的幽谷

當大年初一我離開服事了十四年的魚池教會時,心中有萬般不捨,但面對基宣嶄新事工的挑戰,我無法有太多時間傷感。當我全心投入這新的服事。漸漸熟悉基宣的事工,也慶幸開始可以分擔同工們的擔子時,卻發現自己的體力每況愈下。原以為是長久體重過重導致心臟的問題,心裡打算等學生期末考後,暑假開始前,去檢查心臟。卻在五月中旬,偶然碰到教會的一位心臟科醫師,他聽完我描述症狀後,就推斷我是貧血,建議我馬上去看診,也在同時,我無意間發現左乳房外側有一腫塊。五月十八日我去看診並抽血檢查,結果顯示我嚴重貧血。醫生按我的血液報告以及乳房的腫塊,強烈地建議要我住院檢查,這就開始了我歷近兩個月的檢驗並治療的過程。

經過許多嚴密而難受的檢查後,醫生宣佈我有大腸癌和乳房癌,貧血多半是大腸腫瘤造成的,情況非常不樂觀。我大吃一驚,不禁問主說:「一個癌症就夠麻煩了,怎麼會有兩個呢?」經過醫生團隊快速的研商,他們決定一次手術去除兩處腫瘤。六月五日早晨七點半,我被推進手術室,直到晚上六點多才回到恢復室。從麻醉中醒來時,我稍微地體會到人在死亡邊緣的滋味,能聽見旁人說話,眼睛卻打不開,口裡發聲弱如游絲。在恢復室中的第一晚非常難受,次日轉到普通病房休養,復原之中,經歷高燒、腹脹,後來漸漸轉好。一件奇妙的事是我的傷口不感疼痛,甚至在停止疼痛控制的注射後也是如此。後來,我才知道教會有一組弟兄姐妹禱告,向神乞求幫助我傷口不疼痛,上帝是垂聽禱告的神。

這次生病過程中,我經歷弟兄姐妹豐富的愛,有力的代禱。不停地有人輪班來醫院照顧我,預備飯菜,接送,奉獻金錢,提供住處等,每一個我需要的層面,都有人用愛心供應我。我唯一的血親(弟弟)遠在加拿大無法照顧我,而我在台灣許多屬靈的親人卻讓我得到溫暖的照顧。手術後我恢復神速,讓人驚訝,上帝的大能藉著眾人的禱告顯明在我身上。「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主與我同在」,經歷這次病痛,讓我更深入體會 主耶穌同在的可貴,也讓我更深信生命的主權乃在於掌管生命的上帝。

(資料來源: 全求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