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芳草連天

多年前我看過一齣小小的花旦戲,劇名叫做「春草闖堂」,春草是個大約十八、九歲的小姑娘,不知為了何事需要上公堂,還得把縣太爺從某地請到另一處,劇情不大記得,最精彩的部分就在她和縣太爺行路上的互動:一路上縣太爺坐在四人抬的轎子裡,小姑娘在轎前指揮趕路,翻山越嶺、上坡下坡,趣味全在丑角縣官和花旦小姑娘一切身段動作裡,非常討巧非常可喜,特別是春草,甜美而又活潑佻達,令人印象極深。幾年前接觸到阿香,只覺得不知在何處見過,最近我才猛然醒悟:唉呀!她不就像那個春草嗎?
 
那時候每天把眼淚當飯吃

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後那一陣子,教會湧進大批救災團、福音隊,每天至少廿、卅多人來來往往,事務繁雜不在話下,單說吃飯就是一個大問題,我們請當地人幫忙找一位處理飯食的專人,有人把阿香帶過來跟我們認識。眼前一個嬌美的小婦人,白裡透紅的雙頰,滴溜溜一對大眼睛,未語人先笑,應對很是流利,初初看不出她的年紀,後來才知道她已經是四個孩子的媽,而且大女兒都大學畢業,即將論及婚嫁了。原本在日月潭附近一家飯店作大廚的助理,地震時飯店倒塌,她也失去了頭路。聽說教會有工作機會,她很希望試試看,就這麼進了教會,拿起鍋鏟掌廚,負責天天餵飽一群進進出出,到各村探訪關懷的福音隊成員。也因此,我才有機會認識這一位現代的春草姑娘。

叫她姑娘實在有點太過,她的年紀應該是春草的娘才對,但就是因為她活潑、反應快,有時還像個小女孩似的愛說說笑笑,見到她的人都喜歡她,所以福音隊一來,個個都愛跟她聊天,輪番上陣,把福音傳給她。不過傳福音給她不是那麼容易,她的手腕上帶著碩大的佛珠,每逢初一十五就吃素,常常對人說,只要苦到她最小的兒子成家立業,她就要出家去吃齋唸佛。 很快的我們就明白她為什麼這樣想。阿香卅二歲那年丈夫因車禍意外過世,她在丈夫裝裹入殮的時候,一面還要為小兒子包尿布抱在懷裡,身邊兩個大一點的女孩牽著另一個剛會走路的弟弟。對於一個學歷只有國小畢業的弱女子來說,失去了丈夫等於失去半片天,有時我不忍心多問:她到底如何在卑微且坎坷的人生道路裡掙扎求生存,她又是如何處理過去一路泥濘辛酸的腳印?阿香若是說到過去,常常不經意溜出一句:那時候每天把眼淚當飯吃。這句話就包括了一切,稀奇的是竟然還是見她有說有笑;只是人生對她而言,的確是苦。九二一地震一來,原本住的房子倒了,好不容易要到一個貨櫃屋,我們大夥兒幫忙在旁邊搭一個帆布棚子,廚房用具就堆在棚子下,煮飯洗菜都在那裡,如此過了大半年。

我是信佛的,上帝會聽嗎?

阿香有意把房子重建起來,但是土地跟小叔持分,若要重建一定得經過小叔點頭蓋章。這下子難題來了,自從丈夫死了以後,她跟婆婆一直處不好,因為婆婆認定是她命硬剋死丈夫,兩人處得水火不容。阿香承認自己脾氣不好,沒有在老人家嘮叨的時候忍一忍,一回嘴就落了不孝的名。小叔長年在外討生活,回來聽見老母親哭訴,當然恨定了這個大嫂。阿香打過好幾次電話到北部找小叔,無奈小叔相應不理,重建的事一拖再拖。阿香心事重重來找我和潔子商量,這樣的難題該怎麼辦?

這種難題我們怎麼可能處理得來?沈默了好一陣子,潔子說:阿香,我們信耶穌的人也常常遇到很多困難,好像很難解決。不過我們有一個法子,就是跟上帝禱告,求上帝幫助我們解決困難,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試試看?她回道:可是我是信佛的,上帝會聽嗎?我說:你試試看,上帝願意垂聽每一個人的禱告。因為祂愛世上所有的人。她願意試試看,我們一句一句教她禱告,之後就去忙其他許多事了。一段日子後,阿香眉飛色舞跑來我們說:邵老師、李老師,我小叔竟然主動打電話跟我談房子重建的事了。上帝果然有聽我的禱告!
 
捨不得離開教會

重建期間,困難仍然不斷,貸款碰到障礙貸不出錢、建商一度落跑找不到人……,阿香每遇到問題就來找我們禱告,這時她已經自動把手上的佛珠取下來,決定要在聖誕節前受洗歸主。她不但自己積極參加洗禮前的造就班,還把在台中工作的二女兒叫回來一起上課,最後決定母女同一天受浸。再一年春節過後,房屋終於蓋好了,我們全教會為她在家中舉行一個入厝感恩禮拜,同時把家中供奉的偶像都除掉了。這時候她已經學會許多詩歌,大家喜歡在獻詩的時候把她推到前排中間,因為她在唱詩歌時表情最美,既甜蜜又感動,她的笑容和親切的態度總是吸引不少人進教會來聽福音。不久,我們又發現到,阿香很喜歡傳福音,而且很會分享自己的見證,於是教會開始訓練她、安排她作一些探訪關懷的工作,地震過後一年多,有些飯店陸續重建起來,過去的老闆找她回去,薪水比教會能給的工資高,她考慮再三還是拒絕了。她說:我實在捨不得離開教會,我是在這裡信主的,又跟這裡的弟兄姊妹相處得好像一家人,我不要再回到以前的環境。
 
沈浸在甜蜜而喜悅的雲霧裡

阿香在去年四月左右,跟我們提起她遇到了一位六十多歲、單身的曾先生,是探訪時認識的,這位男士羞怯而沈默寡言,跟她喜鵲般嘰嘰喳喳的性情剛好形成明顯的對比,曾先生很快就被她帶領來到教會,對於這個信仰開始認真尋求。我們看出他們彼此的好感,在他們決定交往以後,請剛到教會的楊傳道夫婦為他們作婚前輔導,就在曾弟兄決定受洗歸主的那一天,同時也宣布兩人的訂婚喜訊。教會在此地有八、九年多,這是第一次要籌辦婚禮。所有的姊妹全都忙碌起來,為阿香設計打扮,務必把新娘子裝扮成一朵花。那一段日子,大家都沈浸在一團甜蜜而喜悅的雲霧裡,走起路來腳底下總是輕飄飄的。

婚禮前,開過好幾次籌備會,到一個月以前,原本預定作伴娘的姊妹有一些狀況必須要換人,大家七嘴八舌吵了一陣子,教會中一向不修邊幅的李傳道忽然不經大腦說了一句:我這一輩子都沒有人找我做過伴娘。她原本只是想抒發一個感嘆,不想大家就此解決了一個難題:好了,人選就這麼定了。李傳道大驚失色,苦苦哀求:你們找我證道或者禱告都可以,怎麼可以叫我作伴娘?那還要化妝打扮……,除非可以讓我穿平常那樣當伴娘?(大家把頭搖得像撥浪鼓)……那你們還是殺了我吧!大家不為所動,鐵著心腸把李傳道的芳名寫在伴娘的空白格。李傳道還想繼續抗爭,阿香溫柔的大眼睛定定地注視著她:李傳道,就求求你為我開一次例吧!上帝也沒有說傳道人不可以為別人作伴娘吧!就這樣,李傳道為了學習捨己的功課,也為了服事姊妹的緣故,犧牲自己一向舒服而隨性的習性,生平第一次穿上禮服、忍受臉上塗著彩妝,在房間裡踩著三吋半的細高跟鞋練習走路。這一切,都是為了主。到鄉村作宣教的工作,會遇見各種想像不到的狀況需要適應,包括在婚禮中打扮得花枝招展作伴娘。
 
見證神對婚姻的祝福

婚禮當天風和日麗,阿香的四個兒女全都到場,女婿負責攝影,他們都穿上紅色的上裝一字排開,簇擁在美麗的新娘母親身邊,曾弟兄一生沒有結婚,一下就有了四個兒女加上一個女婿,他一時有些尷尬。至於母親的再婚,這四個兒女由楊傳道夫婦作了一番心理輔導,基本上都很能接受。鄉村裡對於阿香守寡多年又再婚的喜事反應不一,有的人衷心為她得到第二春而感到高興,但也有一些守舊的人認為寡婦再婚很不像話。更不可思議的是某些人這樣講:那麼老了,結婚作什麼?兩個人逗陣作夥就好了。這意思就是同居就好了,何必大費周章舉行結婚儀式?我們這才瞭解鄉村的人不一定保守,他們對於男女之間的關係比我們想像的更隨便。無論怎麼說,阿香和曾弟兄的婚禮是一個很具有衝擊性的見證,一方面見證神對於婚姻的祝福,一方面見證基督徒對於婚姻的看重,無論任何年紀都是一樣。

阿香曾經像一隻折翼的母鳥在風雨之中抖索著,用單薄的翅膀覆蓋著她的小巢,盡全力保護她的幼雛,如今小鳥漸漸長大離巢,她萬萬想不到會認識主,上帝讓她遇到一位沈默堅定如山如石的男子,為她建立一個溫暖的家室,在夕陽黃昏的歲月裡,有人可以牽手一同走後半生的道路。阿香有如一株細小的春草,在神的國度裡,怒放著芬芳鮮綠的生命力,一直沿展到天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