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福音的呼聲(賽四十1~11)

Monet - Poppies

前言

我們讀以賽亞書,一定要看到這卷書在講論福音的時候,包含了這兩個重點:安慰、審判。這就是福音的兩面,一面是安慰的救恩,另一面是審判的宣告。這段經文裡面都是聲音,我們就藉著這不同方面的聲音,來查考上帝有甚麼樣的啟示和教導。

內文大綱

1~2節:恩慈的呼聲

「你們的神說:你們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要對耶路撒冷說安慰的話,又向他宣告說,他爭戰的日子已滿了;他的罪孽赦免了;他為自己的一切罪,從耶和華手中加倍受罰。」(四十1~2)

這是一個偉大的宣告,上帝在以色列人被擄七十年滿期以後,差遣祂的僕人先知、祭司們向百姓宣布好消息,祂說:你們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連續講了兩次,重複又強調,表示這件事非常重要。安慰的意思是喘氣、嘆氣,有一種憂傷的心情,神為祂的百姓受苦而感到憂傷、焦急,雖然他們受苦是罪有應得,上帝卻在施行懲罰之後,仍然要廣行拯救。祂吩咐祂的僕人去安慰受苦難的百姓,這事非常重要,也非常緊急。在耶路撒冷,上帝的選民以色列居住在那裡,他們本該敬拜獨一的真神,卻被引誘去拜偶像,以致整個國家充滿罪惡,神使猶大的君王到百姓被巴比倫所擄掠,帶到異邦受了大苦,如今上帝宣告刑罰已經滿了,受苦的以色列人們要經歷救恩的平安。這是上帝所發出的恩典、恩慈之聲,這是我們要看到的第一個聲音。

3~5節:曠野的呼聲

「有人聲喊著說:在曠野預備耶和華的路(或譯: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當預備耶和華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們神的道。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必成為平原。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四十3~5)

有人在呼喊。這個聲音從哪裡來的?我們並不清楚,聽見呼喊的聲音,卻看不見呼叫的是誰,就像在暗夜之中,有人發出呼叫之聲,帶領人衝破幽暗,走向光明。從前我曾經登山、在黑暗的夜裡摸著山路往前走,心裡很害怕,但是聽到前面的嚮導呼叫,心就定下來,一步一步,跟著指示往前邁進,很平安的到達了目的地。

這個聲音在喊叫甚麼呢?

「在曠野預備耶和華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們神的道……」以色列人被擄到巴比倫七十年之後,得以歸回,就如同他們的列祖走出埃及時一樣,需要經過曠野沙漠之地。我們若是讀出埃及記就會知道,曠野的生活並不是很好過,有時沒有水可喝,有時沒有食物可吃,太陽熾烈,曬得人頭昏腦脹,走路走到腿酸腳軟,很辛苦的!然而上帝既然帶領他們出來,就會供應他們一切的需要:他降下瑪哪給他們吃、從磐石流出水來給他們喝…這些故事我們都很熟悉;但另一方面,在我們今天的讀的以賽亞書這裡,重點是在「預備耶和華的道路」,那麼我們如何預備耶和華的路?第4節就是一個答案: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崗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必成為平原。這是甚麼意思?

古代的君王出巡之前,必然要派使者在前面預備道路,當時的路都是沒有鋪好的,重要人物如君王或者高官貴人來臨,這些道路一定要是先鋪平、清除障礙、打掃乾淨,好讓貴人們順利走過…這是一個象徵,象徵著我們的內心,我們裡頭隱藏著各樣的山窪或者大大小小山崗,就是裡面的驕傲、自卑,崎崎嶇嶇,正如我們裡面的彎曲背謬、詭詐黑暗,這些需要剷平、填滿、清除,好讓神的道順利進入我們裡面。怎麼清除呢?當聖靈光照我們裡面一切的黑暗、不義,我們就立刻向神認罪、悔改,謙卑承認我們需要神的恩典、願意照著神的指示回轉歸向祂…這就是高高低低的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變為平原。

例證:剛剛聽阿香姊妹帶領大家敬拜,唱詩歌,心裡非常感動,特別是她對大家說:我們若是有甚麼重擔在心頭,就可以來到上帝的面前,把一切重擔交託給主,主必看顧、保守。這句話我聽得特別仔細,感覺這是聖靈在對我說話,要安慰我、鼓勵我,因為我就在上台講道以前,心裡還是有著說不出的愁苦,好像擔著重擔,神藉著她的話語給了我力量。

這件事已經發生一個多月了,四月底,我載著幾位從日本來的宣教士,包括林婷宣教士在內,我們到台中霧峰,他們預計要參觀地震博物館;不料就在那個附近,我的車子 要迴轉的時候,跟一輛一車相撞,騎車的女士摔下來,痛得哀哀叫,我們立刻叫救護車送她到醫院,還好照過X光以後沒有太大的問題,也找了警察來現場勘查…之後我們通了幾次電話談如何賠償、和解等等,過了一個多月,我再跟她連絡的時候卻一直找不到人,這就使我很焦急了,無論打電話或者用line都沒有消息,星期四晚上禱告會,我請大家為這件事禱告,心情很不好,過了一天,還是沒有動靜,焦慮感越來越高…我在上帝面前開始哭訴了,我自認為是個很乖的孩子,向來不會跟人惹事生非,這件事我也很有誠意要解決,為什麼對方一點都不理會,到底她是想要怎麼樣?會不會很麻煩…等等。我跟上帝哭訴說:這件事發生的當時,我是在服事宣教士們,並不是作其他甚麼事,為什麼事情發生了祢好像有點漠不關心似的?

當時主就光照我看到一事,那天星期四晚上是秋瑟傳道帶領禱告會,我看了她列的禱告單上一個部分,當時很不以為然,就跟她指出來說:你這個部分如何如何,不合乎甚麼甚麼規格,等等。神啟示我說:你以為你在教會裡事奉經驗豐富,你的意見就是最高的標準嗎?我嚇一大跳,立刻向主認罪。這是我裡面隱而未現的驕傲啊!說也奇怪,認罪之後,心裡立刻平安下來,焦慮都消失不見了。後來我把眼淚擦乾,決心好好預備主日的講道,等服事完畢以後再說。

可是到了主日,在還沒有開始聚會之前,又有人關心我車禍和解的事情,不知不覺,那個壓力又回來了。我感覺還是有重擔!就在敬拜唱詩歌的時候,特別感到自己裡面需要神的恩典,領會的阿香姊妹說:我們無論有甚麼樣的重擔,可以來到主的面前交託給主!這幾句話摸著了我的心:我說,主啊!你知道我裡面的軟弱…求你把我的重擔除去!

就在這個同時,我又看到自己裡面隱而未現的罪了。原來這又是我以前從來不曾發覺的驕傲,因為過去無論誰在帶領敬拜,比如像阿香姊妹說這些話語:「重擔可以交託給主…」之類的,我因為作傳道作久了,常常覺得這些話是說給慕道友、或者是剛信主的弟兄姊妹聽的,他們會有需要…我不會需要,因為我很知道如何來親近主、如何交託給主…想不到這一次,這個車禍沒有和解的事情這麼嚴重影響我的心情。這一次,我坐在台下聽著領會的姊妹說話,內心非常感動,也謙卑下來,信主超過卅年、作奉獻作傳道也已經廿年以上了,這又怎麼樣?我承認,我跟其他眾弟兄姊妹、慕道友完全是一樣的。是脆弱的、是迫切需要主的憐憫,否則我是走不下去的。

弟兄姊妹,這就是我們裡面的高山或者低谷,彎彎曲曲,崎崎嶇嶇的地方,需要道主的面前被主對付,改為平坦、變成平原。我們裡面順服了、平坦了,主立刻就進來,與我們同在。有主同在,在地如同在天,這是我經歷到的恩典!

我們在作的各位,是不是還有尚未信主的?盼望你把握機會,趕緊向主坦承願意接受耶穌作個人的救主!讓主的聖靈進來,把裡面高高低低、彎曲崎嶇的變為平坦,使主居住在我們心裡;即使信主甚至信主多年的,我們更需要常常順服主、接受聖靈的光照,把內心裡面一切隱而未現的罪除去,天天讓主在我們裡面居首位、掌王權!

6~8節:信心的呼聲

「 有人聲說:你喊叫吧!有一個說:我喊叫什麼呢?說: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百姓誠然是草。草必枯乾,花必凋殘,惟有我們神的話必永遠立定。」(四十6~8)

這是一段優美的詩,充滿了豐富的文學意味;凡屬血氣的人就是如此:草會枯乾、花必凋殘;這句話又重複了兩次,表示這件事很重要,聽到的人要把它放在心上,不可輕忽以對!

在中東巴勒斯坦一地,春天一來,山谷遍野開滿美麗的鮮花,綠草茂盛如茵,但是若有一陣沙漠炎熱的旱風吹過來,花草就立刻枯乾了。先知用這種自然界的現象說明我們生命的本質:草必枯乾、花必凋殘!有哲學家這麼說:我們生下來,就是預備自己一步一步走向死亡。一群朋友們高高興興去溯溪,哪想到溪水暴漲,幾條人命較這樣消失了;一個端午節,美國佛州夜店遇到槍手突襲,幾個小時裡面死了五十個人,受傷驚嚇的人又不知多少?活在這個世上,隨時都會遇到生命結束的可能!我們在這世上的生命真的就像草就像花,瞬間枯乾凋殘。真是要求主指教我們,數算自己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

例證:前幾天是端午節,我特別想到我的舅爺,他的生日就在端午節。說起來他的一生很傳奇:小時候因為父母很早就過世,他的大姊嫁到我們李家,嫁給我父親的四叔,舅爺在家裡常被兄嫂欺負,他大姊為了護衛他就回娘家跟他們爭吵,後來乾脆把他帶到李家生活,據說他跟我的大伯(我父親的親大哥)最要好,他們兩人,一文一武,大伯當年考上安慶大學的歷史系,後來到學校教書;舅爺到外地去投考軍校,當年的黃埔軍官學校,跟著出過幾次戰役,建立過戰功。後來他帶軍隊到台灣,因為認真、嚴格,很得長官賞識,一路發展官運很好,最高作到陸軍副總司令…榮華富貴可以說是都享受過;我記得每逢端午節,我們一家人一定會到他們府上去拜壽,賀客盈門、送禮的人絡繹不絕,單單是精緻而又高貴的大蛋糕就有五六個,我們一回家都會帶上一兩個,吃得好高興!

到他退役以後,漸漸就感受到人情的冷暖,以前巴結送禮的客人們都不見了,他的身體健康也越來越不行,雖說活到九十多高齡,後面這幾年幾乎都是進出醫院,我的妗奶身體比他更不好、比他早兩年過世;他們只有一個女兒在美國工作、結婚,要回來很不容易;雖然有外勞服事,可是生活就感覺很淒涼。這幾年我對他們信主這件事越來越有負擔,四年前舅爺住進榮總,我就找了榮總附近石牌禮拜堂的施福村傳道探望舅爺,感謝主,因著施傳道盡心盡力的關懷與探望,他滿心願意信主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今年清明之前,我們教會魚池禮拜堂如同往年舉辦敬天念祖清明主日,那天我思念著父母以及半年前安息的邵老師,感傷落淚久不停歇;次日竟然心神不寧,無法在家中停留,只想驅車北上,下午抵達台北之後立即奔至青年路朱府,探望我舅爺,照顧他的外勞阿咪憂愁相告:爺爺有發燒現象。我握著他的手,為他禱告、分享神的話語…唱詩歌時,心裡出現一段旋律,是從未聽過的詩歌,歌詞內容完全來自聖靈的感動,唱了又唱;過了半小時才告辭。第二天下午接獲消息,舅爺已經安息主懷。回想前一天的行動,這才恍悟是主催促我到他面前來,見最後一面,也為他祝福禱告。神的安排何等奇妙,我們雖傷痛不捨,心裡確知,神讓他息了地上的勞苦,並且帶領他回到那至美至善永恆的天家。

他離世以後,親人們要求我陪伴他的外勞住在他家裡,那天晚上我走到他房間,心裡感慨萬千:前一晚還握著他的手、跟他一起禱告,隔了一天,他已經不在了,再也不會回到這個房間!回想他的一生,特別感受到草必枯乾、花必凋殘這個事實,舅爺高壽,而且一生充滿傳奇的過程,然而時候到了,他就像一陣風吹走了,再也不見。但值得安慰的是,他在最後幾年接受了基督耶穌,雖然這世上的生命已經結束了,但是我深深知道,他已經得到那永恆的生命了。真是「草必枯乾、花必凋殘,但我們神的話是永遠長存!」

9~11節:報好信息的呼聲

「報好信息給錫安的啊,你要登高山;報好信息給耶路撒冷的啊,你要極力揚聲。揚聲不要懼怕,對猶大的城邑說:看哪,你們的神!主耶和華必像大能者臨到;他的膀臂必為他掌權。他的賞賜在他那裡;他的報應在他面前。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四十9~11)

報好消息的人,就是要將好消息報給不知道的人聽見,這樣的人受到了上帝的激勵:你要登高山,你要極力揚聲,不要懼怕!登高山,是因為站在高處,才能看得遠、也使別人在遠處就能看見他。我們傳福音的人,應該要站得高、看得遠,而且要呼叫得夠大聲,這樣才能把福音好消息傳揚出去。講到登高山,這其實有一個重要的意思:基督徒的生活要能夠被人清楚的檢驗、經得起被別人觀察,得到救恩不靠甚麼好行為或者功德,但是已經得救的人要活出與蒙恩相稱的生命,讓別人從我們身上的好行為、好品德但到上帝的救恩是真實的,不是虛假的!

這個好消息是甚麼呢?就是宣告這位大有全能的上帝要臨到,祂帶給我們救贖的恩典,但是祂也帶來審判。前面我已經說過,這是福音的兩面,一面是恩典、安慰的信息,但是另一面是審判,上帝要對罪惡進行審判,一點都不會含糊。不過我們也要知道,在末世的時候,神的審判要從祂的家起首,神的家就是教會,彼前4:17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上帝的家起首。所以我們要謹慎要小心,如果我們輕忽這事,神的管教刑罰就要臨到我們!

「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林前三13)

既是如此,我們該怎麼辦呢?

使徒彼得的書信裏就這樣教導我們: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自守、儆醒禱告,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我們所行的一切,都要叫上帝在一切事情因著耶穌基督得著榮耀!

不過,我們的主既是大有權柄、威嚴尊榮的神,卻又是牧養自己羊群、用膀臂懷抱聚集小羊的溫柔的牧者,祂以權能治理百姓,祂也以無限的愛寶貝祂的百姓!約翰福音十章14~15節那裡,主耶穌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祂是曾經被殺的羔羊,為我們而捨命;祂也是最後施行審判的主!

(2016/6/12 李慧敏魚池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