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為主心裡著急(徒十七16-34)

Raphael, St Paul Preaching in Athens (1515)

前言

這個主日因為幾位同工們不在,所以由我上來證道,願主的聖靈在這裡對大家說話,使聽道的人和講道的人都一同在主裡面得到造就。今天我們要思想保羅在雅典城傳福音的經過。其實這一段經文本身就是一篇道,我在準備的時候就在想,我還需要作講章嗎?是不是可以照著保羅所說的講就可以了?不過這一段不是只有講道而已,我讀這段經文的時後反覆思想,特別感受到的是保羅為著福音、為著神的榮耀的緣故,他的心情那樣迫切、激動,這是第一個使我受到感動的地方;第二點令我佩服的是他的勇氣,保羅向一群知識學問都很高深的希臘人傳講福音,在雅典的這群人,頭腦很大,心思也很複雜,他們不是那麼容易接受主,但保羅站在他們當中,宣講基督從死裡復活的真理,這需要很大的勇氣,若不是聖靈動工,他怎麼能夠講得出來?

內文大綱

我們可以從三個方面來讀這段經文

  1. 保羅的心情
  2. 保羅的講道
  3. 保羅的成果

保羅的心情

首先我們要問:保羅見到雅典城滿城的偶像,為什麼他會心裡著急?雅典是古希臘一個最重要的城邦,它從古時候就有偉大而豐富的哲學傳統、文學藝術、民主制度…這也是一個美麗而輝煌的城市,各種雕塑與建築令人眼目眩惑,遊客到了這裡一定會到處觀光遊覽,但是保羅卻不是這樣…我們知道保羅出身於迦瑪列的門下,受過非常嚴謹的教導,他也有非常優秀的頭腦…他可不是沒有文化的人,但是他到了這個舉世聞名的文化藝術之都,不是忙著觀光、欣賞、增長見聞,卻為著滿城的偶像心裡著急。
從前讀這一段,重點總是放在他的講道,這一次我卻看到這個「心裡著急」。這個字,就是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3章所說的「愛是…不輕易發怒…」那個「發怒」。難道說,保羅在這裡看到人家拜偶像就心裡發怒嗎?他是不是跟自己說的愛是不輕易發怒有互相矛盾的地方?

當然,我們如果要深入來研究這個字,可以知道他還有另外一種更深的意思,就是深沉、持續的感受,這個字可以解釋為嫉妒,舊約裡面講到耶和華是忌邪的神,在希臘文的譯本中也就是用這個同樣的字。假如我們對於別人在外貌、才能智力、或者是成就表現比我們優秀而感到嫉妒,這種情緒就是不應該的,是缺少了愛…因為愛是不嫉妒、不張狂…但是我們的神是獨一的真神,這位天地萬物的創造者、我們的救贖主,唯有祂才是我們生命的主宰,我們唯一敬拜的對象只有祂,所以祂有權利要求我們單單地對祂表現忠誠,如果我們將對祂的忠誠轉向另一個對象,他會感到“嫉妒”。這樣的嫉妒是合理的、是對的。保羅看到雅典滿城的偶像,他的內心感受到像神對人類拜偶像那樣的嫉妒,不是因為他脾氣很壞、突然就發火起來,乃是因為他痛恨拜偶像,拜偶像這件事激起他裡面憤怒、嫉妒的感受。他不能忍受原本應該歸給神的榮耀與尊貴,竟然歸給了偶像,所以這裡說:他滿心著急。

我們是否也像他這樣,為著我們身邊許多親朋好友還沒有信主,仍然在拜偶像而滿心著急?

例證:昨天晚上我經歷過這樣的心情,一位信主而且受過洗的姐妹,因為某些因素很久沒有來教會,她傳了一個line給我,裡面是甚麼某個廟的招財進寶之類、叫人要轉發給多少人,我當時的感覺就是像保羅這樣的心裡著急,感覺痛苦、迫切…我寫了一個簡訊給她,勸她說:我們信耶穌的人不要相信這種信,更不要去傳,要記得主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祂。感謝主,這個姐妹回應我說:她知道了,以後不要這麼作。

保羅的講道

保羅不是只有著急的心情,他還把這樣的心情化成行動,所以他在會堂裡在街市上跟猶太人辯論,也跟希臘(希利尼)人辯論,被那些伊彼古羅派和斯多亞派的學者嘲諷,說他是“胡言亂語”的、傳外邦鬼神的。這個「胡言亂語」的原文是“撿拾種子的”,形容那種到處撿種子啄食的鳥,也被形容在水溝裡撿零碎食物充飢的流浪漢,還有第三種說法,就是只那些沒有自己的思想,到處撿別人零碎的知識、尋求第二手資料的搜尋者。他們聽說保羅傳講耶穌的復活的信息,他們還認為他在向雅典人介紹一位男神耶穌,和另外一位叫作復活的女神。

這些人把保羅帶到他們的聚會亞略巴古,這個字原本是指一座山,從前是希臘人的法庭聚集之處;但後來變得比較像一個議會,他的成員都是那城裡的宗教、道德、教育的監護者;保羅面對這樣一群地位、學識都很高超的人,為他的信仰辯護,他趁著這個大好的機會,對這群人傳講基督的福音。保羅說了些甚麼?

他先引用他自己在雅典城所看到的一座壇,拜的是「未識之神」,用這個作為開頭,來引述他所要說的後續內容,雅典人的確很敬畏鬼神,這點可能跟我們台灣人也很像,拜這個拜那個,深怕有漏掉的,沒有拜到得罪了就沒有保庇,有拜有保庇,無拜就無保庇;他們很聰明,設立了這個“未識之神”的神壇,表示說雖然我不認識你,可是還是要拜你,免得得罪了你。保羅用了這件事來作開頭:你們的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就是我要介紹的這位神。這篇講道大致如下,

  • 這位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神,他也是創造我們人類的神。我們是祂所創造的,生命氣息都是從祂而來,祂並不需要住在我們所造的殿、也不需要我們用人手服侍祂,反而是祂把一切賜給我們…
  • 這位神離我們不遠,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我們也是祂所生的
  • 我們不可以用金銀石頭等類物質來雕刻神,
  • 這位上帝已經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祂定了日子,要叫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還叫這位從死裡復活…

好,我們今天在這一段經文可以找到哪些重點呢?讓我們一起來思考:

第一,神是宇宙的創造者,祂是天地的主,祂不住在人手所造的殿裡。這一點使得所有拜偶像的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偶像是用人所創造的金銀石頭木頭雕刻出來的,如果要放,一定要也放在人所造的廟宇神殿裡,雅典人習慣了他們為各類男神女神建造神殿,就好像我們台灣人為替神明蓋廟,這樣如果要求神問卜,就可以去廟裡參拜、祈禱。可是保羅告訴他們,真正的神不是人造出來的,他根本不會住在你用手建造出來的殿或者廟,因為這位神本身才是創造者,他講到這一點,顯明一個事實,那就是這位神是不受人控制的,相反的,祂才是掌管者、甚至是控制者。這點會讓人感到不那麼自在,說不定還會排斥:因為拜偶像的人,其實是操控者:我今天來求你保佑我賺大錢、事業順利、婚姻美滿、考試金榜題名…你如果讓我心想事成,那麼我就會回饋給你,看是要捐獻香油錢還是打金牌,或者甚至要蓋廟…這是利益交換,拜偶像是人在操縱神明;可是敬拜真神卻不是這樣:不是我們來控制祂,而是我們要來敬拜祂尊崇祂,而且要來順服祂、跟隨祂。不是叫祂來聽我們的話,而是我們要來聽祂的話。

不僅僅這樣,祂也是賞賜生命的主宰,他從一本造出萬族,祂也是萬國的統治者。這位天地的主宰,跟我們的關係是很親近的。我們不用到多遙遠的地方去尋找祂,祂就在我們身旁,而我們的生命來自於祂,我們就不應當把祂當成金銀石頭雕刻的偶像。祂是我們的父親,我們是他所生的。如果我們有人作父母的,或許稍微可以體會神的心意,你生了一個兒子,賺錢養他、供他上學、食衣住行甚麼都替他設想週到,他天天住在家裡卻懶得跟你說話,只有需要錢的時後才跟你伸手要錢;你會不會生氣?

第二,過去人因為蒙昧無知,不認識真神、還拜偶像得罪了神,神憐憫人類,並不追究這樣的罪過,但是如今,祂已經定下了日子,吩咐人要悔改。因為祂設立了一位審判者,這位審判者要按著公義來審判天下,神使這位審判者從死裡復活,以此作為叫萬人可以相信的證據。

早期教會在傳福音時,這個福音的重要內容就是要傳揚耶穌基督,並基督為我們釘十字架,還有,祂從死裡復活。很可惜,當保羅講到這個最重要的地方時,會議結束了,保羅從他們中間出去了。剛開始,保羅在會堂和街市上傳講基督的復活,引起兩個學派的人議論,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來聽他講,保羅再次講到基督的復活時,他們聽不下去了,很可能因此會議也到此結束,或者是保羅不想再講下去,因為聽的人不是真心在聽,只當作新聞故事聽聽而已。總之保羅只到這裡就結束了,出去了。

談到這篇講章,有人認為作者路加大概只記錄了一部份,因為他怎麼可能宣告復活卻不宣告復活以前所發生的事,就是基督被人釘死在十字架的事實呢?他呼召人悔改,也一定會提到與悔改同樣重要的,就是在基督裡的信心…

這篇講道是很完整的信息,保羅宣告了神的豐富:他是創造者、統治者、祂也是父親和審判者。保羅敘述了大自然的整體,也提到歷史的進程,在時間上,他從創造講到世界的終結,他也強調神的偉大:這位神是萬物的開始,也是萬物的終結,而且這位神是我們要倚靠、也要交帳的對象。他說:人藉著大自然的一般啟示,已經知道這些事情,因此,他們拜偶像是不可饒恕的行為,保羅認真的呼召他們要趕快悔改,因為神已經定下了日子,祂要按公義審判天下,這位審判者已經從死裡復活了…保羅說完以後,成果怎麼樣?眾人聽見從死裡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很可惜,這些人聽不進福音的真理,於是保羅就從他們中間出去了。

保羅的成果

有人說,保羅這一次的宣教是失敗的工作,因為他傳福音沒有人要聽,不過這樣講是不對的,我們看到後面說:有幾個人貼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一個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還有一個婦人大馬哩,還有別人一同信從。在教會歷史來說,我們從使徒行傳看到,像彼得一講道,有三千人悔改,有五千人信主,這當然是成功的佈道,但是保羅好像沒有這樣的記錄,他向猶太人傳福音,猶太人不相信,還敵對他、想要殺他,他去外邦人中宣教,也不是人人相信,跟從他的好像都不多,但是他帶領這些人開始建立教會,我們再看近代的教會歷史,也會看到許多宣教士傳福音傳很久,根本沒有甚麼人信主。我特別想到十九世紀到中國傈僳族傳福音的宣教士富能仁,這位宣教士,原本出生在英國一個富裕的家庭哩,他的父母很優秀、又是很敬虔的基督徒,他自己也很優秀,在倫敦皇家學院的工程系讀書,特別善長數學和鋼琴。富能仁大學畢業後,加入內地會到中國傳福音,他從緬甸進入中國的雲南省,起先他是向漢人傳福音,信主的人寥寥無幾;後來就開始向住在中緬邊境怒江上游大峽谷的傈僳族講道,剛開始,富能仁遇到了許多懷疑和困難,直到1916年,才成功地帶領三個家庭信主。到1918年,這些信徒自己繼續進行家庭福音佈道,已經有60,000名信徒受洗。

有一次,富能仁出去傳福音,被一個野蠻的克欽人追殺,這個人揮著一把刀一直追一直追,到了快接近的時候,那個人把刀揮出來,從他的頭頂咻的一聲掠過去,富能仁跑著跑著就跑不動了,跑到一個樹叢那裡就倒在地上,他心想著這下完了,可是不知道發生甚麼事,那個人一面罵著罵著,竟然離開了。他昏過去,醒來的時候一切都平靜下來。

富能仁在宣教時替傈僳族的人翻譯聖經、把讚美詩歌翻譯成傈僳語,他在1938年染上了惡性腦瘧疾,在那裡無藥可醫,昏迷了兩天以後就死了,他就埋葬在雲南傈僳族那裡的山區。他的去世,當然有很多信徒感到很傷心、很捨不得,但是最稀奇的是一個克欽族的人出現。富能仁離世的時候五十二歲,太太帶著兩個年紀很小的女兒去坐船,準備要離開這裡到山東煙台,她上了船,關在船艙裡,心裡還是很哀傷,這時候聽到有人在扣門,打開一看,竟然就是那個曾經追殺富能仁的克欽族人,這個人已經信主成為基督徒了,他聽說富能仁回天家了,特意來替她們送行。

結語

我分享富能仁宣教士的故事,就是想要說明福音的大能對人的影響,是多麼的重要!宣教士為了傳福音,生命都可以不顧,因為他們知道,人若不認識真神,就會拜偶像得罪上帝,到了審判的時候就沒有希望了。保羅在雅典城看到滿城都是偶像,心裡著急,因為他知道他所信靠的這位基督耶穌,這個十字架的救恩、這從死裡復活的生命真理,對人是多麼重要,絕對不是甚麼不痛不癢的學問,而是性命交關的重要大事,所以他心裡著急,這是一種火熱的心情,他跟人辯論也好、在亞略巴古傳講也好,他是在用性命見證基督的福音。從這段我們看起來好像成果並沒有那麼明顯,因為雅典人只是當作新鮮話題聽聽就算了,不過卻還是有幾個人跟著保羅,接受福音信主;在宣教的歷史上,也有多少像保羅或者像富能仁那樣的宣教士,為了福音的緣故,心裡火熱,性命都不顧,也要把福音傳給那些為信主的人。求主賜給我們也有這樣的熱心,為主的緣故心裡著急,並且把這樣的著急化成行動,不論得時不得時,總要把福音的真理傳講出去!

(2015/2/1 魚池禮拜堂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