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早晨讀以賽亞書第六章

giovanni-tiepolo-isaiah

早晨讀以賽亞書六章,再次思想先知被呼召的過程、細節。

烏西雅王崩的那年…

也就是先知心裡的偶像崩塌的那個時辰;這個王應該算是個好王,歷代志下26章把他的事功講得很詳細:他定意尋求耶和華、耶和華也使他亨通。這是聖經對他的評價;文治武功雄才大略,無論軍事外交或者經濟建設,烏西雅王都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他的敬虔帶來治理國家的智慧與能力,他在所羅門王之後把猶大國再度帶向欣欣向榮的局面。他是個好王。

不幸的是,他也像所羅門,在強盛昌大之後,就心高氣傲,得罪了神,以致長出大痲瘋,後半生在別宮裡,“與耶和華的殿隔絕。”(代下26:21) 從某個角度來說,這是令人慨歎的結尾:『一世功勳,晚節不保』…事奉神的人最害怕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句評語。

然而直到死日,烏西雅王一直是猶大國多人心中的最高典範。我相信,以賽亞,這位生於皇家貴族、與烏西雅有堂兄弟血緣之親的先知,想來必然如此:把烏西雅王看得極其崇高,從他的一生功過裡尋求猶大國復興的期望…但是烏西雅王崩了。

因為心中的偶像崩塌了,所以先知這才看到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撒拉弗侍立、環繞在主的週圍,呼喊著聖哉、聖哉、聖哉…

先看到主,接著看到自己的罪。先知的罪顯明在哪裡?在他的口。他的口犯了甚麼樣的罪?我們不清楚,但我們是否可以這樣大膽的推測?他大概經常以口犯罪:批評、論斷、控訴、甚至虛謊詭詐…跟他週遭的百姓一樣,他說: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他跟鄰舍和同人經常互相影響,渾然不覺自己的口犯了甚麼樣的罪。直到他看見主。主身邊的撒拉弗飛過來,以紅炭沾他的口,宣告說他的罪孽被除淨了。

心裡的偶像被除去、看見坐在寶座上的主、認清自己的罪、罪受到了對付、被潔除了。這是先知被呼召以前的幾個動作,這不是他自己所策畫的,這完全是出於神。我們無法在呼召的事上自導自演,因為若沒有聖靈的光照,我們的眼是瞎的、心是盲的,我們對於自己在說些甚麼、做些甚麼,常常茫然無知。除非神點著你心裡的燈、照亮你心中的黑暗。並且,你還要願意認罪、願意悔改,如此才能夠受神的差遣、被神所用。否則空有滿腹才華、學問知識甚至超過五車以上(古時候讀書人不是用牛車載著竹簡作成的書嗎?哈…),神不能用你。因為你的心裡沒有除掉偶像、你的嘴唇沒有被火炭潔淨,所以,神不能使用你!

先知被差遣,是要去向以色列百姓說話。主在感嘆: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先知的回應,是否可以這麼說?這是人類對上帝所發出最美的聲音:「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先知看見主、認識了自己,在神的呼喚聲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他未來要走的道路並不平坦、未來的任務也充滿艱難,(他去傳講的對象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但是他已經預備好了,可以向前走,他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神使他成為一個聲音,一個在曠野中的聲音,一個向時代發出的巨大的吶喊。

以賽亞書第六章

1. 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滿聖殿。
2. 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個翅膀:用兩個翅膀遮臉,兩個翅膀遮腳,兩個翅膀飛翔;
3. 彼此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他的榮光充滿全地!
4. 因呼喊者的聲音,門檻的根基震動,殿充滿了煙雲。
5. 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
6. 有一撒拉弗飛到我跟前,手裡拿著紅炭,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
7. 將炭沾我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
8. 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9. 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10. 要使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
11. 我就說: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他說:直到城邑荒涼,無人居住,房屋空閒無人,地土極其荒涼。
12. 並且耶和華將人遷到遠方,在這境內撇下的地土很多。
13. 境內剩下的人若還有十分之一,也必被吞滅,像栗樹、橡樹雖被砍伐,樹子卻仍存留。這聖潔的種類在國中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