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我們還有多少日子(詩九十1~17)

前言

新年恭喜,耶穌愛祢!今天已經是年初十,因為還沒有到元宵節,還在過年期間,所以還是要跟大家拜個年!我們跟人拜年可以這樣講:新年恭喜,耶穌愛祢!大家一起來講一遍。(這是我上禮拜在淡水長老教會聚會時學到的話,感覺很好,學回來跟大家分享)

前幾個禮拜,二月六日在花蓮發生大地震,好幾棟大樓倒塌,有好多人死亡受傷,也有許多人無家可歸。我們平安無事,歡喜過年,但是遇到花蓮地震的百姓們還在承受苦難;前年同樣也是二月六日在台南發生大地震,也是大樓倒塌,有人被壓死有人受傷,家園毀壞需要重建…這些災難讓我們想到了甚麼呢?

劉三(劉曉亭牧師)這樣說:地震那麼頻繁,我們會想到末日迫近,這是很正常的反應,不過若是每次都這樣講,大家早晚也會麻痺;然而也不能因為這樣我們就不說。他說:我們的眼光不是在於災難,應該是在於提醒自己,要如何度過有限的年日、如何面對將來的審判。聖經這樣說: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我們是不是應該要更多思想:我們要如何活著?

過去這兩年,我常常在講末日的信息,不過今天也是要延續這個主題,重點卻是我們在末世的日子裡,應該要怎樣過生活、要怎樣度過上帝賜給我們的每一天。

內文大綱

  1. 神的永能與人的虛空

    詩篇九十篇把上帝的全能和永恆的特性表達得非常清楚,從創造方面來看,祂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宰,比如這裡說諸山與世界是上帝所創造的;從時間上來說,祂是永恆的主:祂看千年如一日,又如夜間的一更。這一篇詩真是把我們的人生寫得非常透徹,我們不過是塵土,我們是上帝用塵土所造的,又要歸於塵土。我們的時間,好像早上生長的草,到晚上就枯乾了。

    我有一位親戚在軍中官位很高,也很長壽,活到九十幾歲。他在晚年時信主,身體不好病了好幾年,他的太太先離世,一個女兒在國外,只有外勞陪伴他,這幾年我家的妹妹們都會過去探望他、關心他。前年四月初有一天我心裡一直不安,在屋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後來還是決定開車回到台北,到台北時又作了一個決定,去探望他,那天看他發燒,人很不舒服,我就為他禱告,還唱詩歌給他聽。半夜外勞通知我妹妹說,爺爺不太好要送去醫院。想不到第二天主就把他接走了,他女兒立刻辦理機票要從國外趕回來,再等她回來這幾天,家裡的人叫我留下來住在他家,幫忙接一些電話之類的。那天晚上我進到他的房間,那張床他已經睡過卅多年,過了這麼一天就空了。他進出醫院很多次,這一次再也不會回來了。這九十多年的歲月,一轉眼就消逝了。但我為他感謝神,他已經信主了,我知道我們總有一天還會再相見,我也深深感受,信主的人一生的年歲無論有多長或多短,只有在主裡面才是有意義的。

    不知道你是否也有這樣的感覺,在年輕的時候以為自己永遠不會老、也不會與死;可是怎麼轉眼之間就發現跟從前再也不一樣了,衰弱、病痛都找上門來,接著也許就要開始思想,如果面臨生命的結束我們該怎麼辦?

    第一節:

    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這裡所說的居所,也有避難所的意思。主怎麼樣才能成為我們世世代代的居所?在詩篇七十一篇的3節講得更清楚,

    「求你作我常住的磐石…」這句話可以這樣講:求祢作我棲身的磐石,使我可以常來(投靠),「你是我穩固的居所,我可以不斷住在其中。」

    這裡所說的常常,意思是指每一天。我們活在這世上,每一天都要來投靠這位全能的神、拯救我們的主,一天都不能離開祂,因為我們好像葡萄樹的枝子,枝子離了葡萄樹,就會枯乾、只能丟在火裡燒掉;我們若是離了主,就甚麼都不能作。

  2. 神的震怒與人的嘆息

    從第7~11節一直在強調:上帝發怒是因為人的罪孽,人犯罪常常自己都不知道也不覺得,因為我們很擅長於自我欺騙,犯了罪就會想辦法遮蓋起來,把這件事忘記,以為這樣就沒有事了;唯有在上帝的光照之下,我們才能發現自己隱而未現的罪。中國早期有一位姊妹,名叫蔡蘇娟,她的父親是清朝的江蘇省撫台,但她進到基督教學校讀書,經過老師的帶領就接受了主。這位蔡蘇娟姊妹後來成為一個佈道家,她也寫作,用文字工作來傳福音。我從前看過她的傳記,印象很深,記得她說有一次在花園裡散步,無意間推開一塊石頭,陽光一照下來,很多小蟲子拼命向外跑。這位姊妹就說:當時一下就明白了罪是甚麼意思。當人的內心被石頭壓住、活在黑暗裡,我們一點都不感覺自己有甚麼罪,也不相信自己是罪人,但是耶穌的光一照進來,罪被顯明出來,我們就發現原來裡面是隱藏著這麼多扭曲的罪惡。

    大衛在詩篇十九章12~14這樣講:

    「誰能知道自己的錯失呢?願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錯。

    求祢攔阻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容這罪轄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

    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在祢面前蒙悅納。」

    我們通常看別人的問題錯誤都會看得很清楚,卻常常看不清楚自己心裡的罪,除非來到上帝的面前,聖靈光照、帶領,我們也願意謙卑順服、認罪悔改,這樣才有可能來對付一切的罪過,得到上帝的喜悅。這是我們每一天的功課,基督徒每一天都需要認罪悔改,靈命才有可能進步長大。

    有一位弟兄分享他過去當兵的經驗,他在海軍艦艇服役,海港都有船塢,在船離開海之後就要進船塢作清理工作。他從第一次見軍艦進船塢到第二次進船塢,一看嚇一大跳,因為才幾個月而已,船底已經長出一層厚厚的藤壺,藤壺是一種甲殼類動物,在海水裡面會附著在任何地方,船底的藤壺越長越多之後,船身重量就會越來越重,在海水裡航行時還會跟海水產生磨擦力,速度減少百分之四十。所以每艘艦艇隔一段時間一定要進船塢清理船底,否則無法恢復航行的速度。

    我們的心就像這些船,有時候船底長出了藤壺,越積越多。希伯來書十二章1節說:

    我們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

    我們有沒有察覺到,有很多東西在不知不覺之間附著在心靈裡面,比如說:懊悔,或者怨恨、挫折…這些東西一點一點附著在心裡,形成了纏累我們罪,使我們前進的速度在變慢,甚至可能根本沒有進步,反而在走回頭路。

    第十節真是說到我們人生最無奈的感受:

    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

    但是基督徒卻不是僅僅停留在這無奈的情況之下,我們跟世上的人都樣會經歷生離死別、會有病痛軟弱;但我們卻有一個永恆的盼望,如保羅所說,哥林多前書四章16節:

    「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

    對於基督徒來說,這是非常安慰的話語,我們外面的人有一天是會走向衰敗死亡,但是我們裡面的人卻一天一天要更新、變化,要承受那永恆的復活生命。

  3. 神的記念與人的價值

    第十二節這一節是我們今天證道的主題,也是我們今天要讀的金句:

    求祢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教我們得著智慧的心。

    倪柝聲弟兄說:我們所過的年日,如果按著日曆來計算的話,那麼一天就是一天,一年就是一年,很容易計算,可是如果照著神的眼光來計算的話,那就有些年日算得數,有些年日卻算不得數。我們屬靈的年日,是按著我們在神面前的情形來計算的。我們在世的年日是有限的,我們怎樣在這有限的年日中來討神的喜悅,叫我們過一天能算得一天,過一年能算得一年,這是我們在這裡所要注意的問題。他說創世記裡有兩個家譜,一個是該隱的家譜,另外一個是塞特的家譜;該隱的家譜很簡單,只記載誰生了誰;但是塞特的後裔就詳細的記錄了誰生誰,又活了多少多少歲數;為什麼呢?因為該隱得罪神、遠離神,他跟神可以說是沒有甚麼關係的,可是塞特卻不一樣,他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時候,人才求告耶和華的名。這表示塞特的後裔跟神有關係、懂得求告神,他們是蒙神悅納的。所以倪柝聲認為:我們屬靈的年日,是按著我們在神面前的情形來計算的。當我們不認識神、遠離神,任憑自己活在罪惡中的日子,神是不記念的,是虛空的;但是當我們悔改歸向神,一步一步跟神同行,這才是屬靈生命的開始,這樣的日子是神所記念、也是神算數的。

    過年期間聽到兩個傳道人離開世間的消息,一個在中國,另外一個是在美國;中國的邊雲波弟兄是二月14日過世,他從年輕時信主奉獻作傳道,曾經為著傳福音,在1955年被中國的政府關起來送去勞改一直到1987年才被平反。他出來以後繼續為主作見證,作主的工作。這個傳道者在23歲寫一首詩《獻給無名的傳道者》,這首詩鼓勵了很多年輕人起來奉獻給主、到各地為主傳福音。

    這首詩裡面有幾句話這樣講:

    「是自己的手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
    是自己的腳甘心到苦難的道路上來奔走!
    …『選中』這條不自由的道路並非出於無奈,相反地卻正是大膽地使用了自己的,『自由』!
    所以,寧肯叫淚水一行行地向內心湧流,
    遙望著各各他的山頂,就是至死──
    也絕不退後!」

    邊雲波弟兄寫這首詩的時候沒有註明作者的名字,之後才被發覺是他,他說:這是聖靈感動我寫下來的,我寫的是給無名的傳道者,怎麼好把我自己的名字放上去呢?他寫這首詩,也用自己的一生來詮釋這首詩。我相信,他雖然沒有意思要讓自己的名字被別人知道,但是上帝記念他,他的年歲在上帝面前是被算得數的。

    另外一位美國的是非常出名的葛理翰牧師,他的傳道生涯長達70年,向全世界無數民眾傳揚福音。葛理翰佈道團(BGEA)的統計,葛理翰牧師曾經前往全球185個國家和地區佈道,向世界各地多達兩億一千五百萬人傳福音。在美國,歷屆美國總統從杜魯門、艾森豪…到布希父子以及柯林頓、歐巴馬等等,葛理翰是他們的朋友和信仰的幫助者,他是一位偉大的牧者。葛理翰到年老的時曾經這樣說:有一天,大家會聽到葛理翰過世的消息,你一個字也不要相信,到那時我會比現在更有活力,我只不過是換一個地址,搬到上帝那裏去罷了。

    這兩位上帝的僕人都已經過了九十歲,邊雲波離是十九十三歲,葛理翰則活到九十九歲,幾乎達到一個世紀,他可說是一個世代的代表。這兩位牧者的過世提醒我們還活著的人:要求神指教我們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得著智慧的心。

    結語

    我們還有多少日子?在我這個年記來說,恐怕已經要開始倒數時間了。不過即使是年輕人像蔚璉、恩佩等等,也趁著年輕就來學習,求主指教自己數算自己的日子,我們在座的每一位都要學習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得著智慧的心。求主讓我們立志,每一天早早醒起就來求問神:祢今天要我作甚麼?祢不要我做甚麼?我鼓勵大家,一早起來先親近主,養成讀經禱告的習慣、建立靈修生活;在作事或說話以前先求問主,照著主的心意而行。這樣就必能從親近神的行動之中得到智慧的心。智慧的心從何而來?唯有從敬畏耶和華而來,如箴言三章5~6所說: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

    農曆新年就要接近尾聲了,新的一年已經開始,願神賜福給我們!

    (2018/2/25 慧敏魚池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