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宣教的教會(徒十三2~3)

「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頭上,就打發他們去了。」
– 使徒行傳十三章2~3節

前言

星期四晚上禱告會結束後,慰凡弟兄告訴我說前一個禮拜,有一位聯合差傳的秘書長彭書睿弟兄來我們魚池,我說楊傳道有跟我說過,還讓我跟這位弟兄通過電話。慰凡就轉達這位彭弟兄的話,他看到我們牆壁上的照片,很受感動說:你們這個小小的教會,竟然參加這麼多宣教傳福音的行動,去過泰國北部、南部,去過日本,也去過越南,還有國內很多其他的地方…聽人家這麼說,我也很感動,其實我們並沒有這麼大的力量,有許多福音隊事工都是跟別人一起合作來完成的,不過我想上帝喜悅我們這樣的心志,祂必然賜福教會在宣教工作上堅持作下去,並且越作越興旺。就拿今年來說,七月初邱傳道和慰凡弟兄帶領一群青年同工和少年孩子們,跟隨磐石基金會謝智謀老師的團隊,去到泰國的北部山區幫助偏鄉貧困的孩子,他們去那裏教導中文、幫忙做社區工作,聽說他們還幫忙砌牆;下禮拜他們會跟大家分享這一趟行程的見證。楊傳道夫婦一家過去在泰國南部宣教,這些年來他們常常帶領福音隊去那裏堅固弟兄姐妹,8/8下禮拜二他們一家要跟石牌弟兄姐妹們到泰國南部出福音隊,這次在泰國簽證方面遇到相當大的困難,不過上帝自己看顧保守,除去一切攔阻。不只這樣,還有夏梅福音隊,我們的秋瑟傳道和嗣英姐妹要一起去,她們兩位也是去過很幾次,上帝引領她們加入四堂福音隊一起去那裏事奉當地的百姓。其他也有國內福音隊,大觀、七股……神是創始成終的神,祂自己所命定的計畫,祂必成全,因祂本為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

內文大綱

  1. 教會是一個家

    我們今天讀的這段經文,講到安提阿教會,這個教會並不是第一個教會,使徒行傳第11:19~26 講到這個教會被建立的緣由:因為耶路撒冷教會遭遇到逼迫、司提反被殺害以後,門徒四散,來到非尼基、居比路、安提阿這些地方,向人傳福音,在安提阿這裡開始有教會,耶路撒冷的教會差派巴拿巴來堅固他們的信心,巴拿巴又去大數找到掃羅,一起在安提阿教會聚集教訓許多人。聖經上這句話非常重要,我們要注意:門徒被人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基督徒這個名號原本的意思是“小基督”,起這個名號的人意思是嘲笑這群跟隨基督的人,因為不信主的人認為基督耶穌是一個罪犯、被釘死在十字架,很羞恥,這群人竟然還相信祂、跟隨祂…但是從安提阿教會開始這個名稱以後,千百年以來,基督徒成為一個光榮的代號。當初取笑他們信主的人,萬萬想不到這個名稱的用意被翻轉過來,就好像十字架本是羞辱的記號,現在反而成為榮耀的象徵。

    我就想到我們的教會,我們的母會是石牌禮拜堂,而石牌禮拜堂是從林森南路禮拜堂植堂出來的教會,從林森南路禮拜堂開始的地方教會體系,從過去直到現在都非常重視宣教傳福音。就以石牌禮拜堂來說,這卅多年來差派過許多宣教士、組織過很多福音隊短宣隊,邵傳道和我就是由地方教會差會以及石牌母堂所差派的,我們在廿二年前到了魚池建立教會,邵傳道傳承了這個使命,一方面注重宣教,另一方面也很注重聖經的教導。她從上帝所領受的就是要把魚池禮拜堂建立成為安提阿教會,宣教的教會、注重上帝話語的教會!

    邵傳道是2009年發現有癌症,開刀以後身體狀況還不錯,但是到了第三年(2011)十一月,就發現癌細胞轉移到骨髓,她心裡知道自己的時日不多,到年底就決定要回美國把一些事情處理好,我陪伴她一起去,那時候我們迫切禱告,當然還是希望神能夠醫治她,禱告了好幾天,她跟我說,神有話,但是沒有提到要不要醫治她,只跟她說:教會要被建立、福音要廣傳。再過一兩個月,到2012年,楊傳道一家從泰國回來,和邱傳道慰凡一家共同在魚池服事主。我回想這件事,感覺上帝一定是認為邵傳道的任務已經達成了,可以告一個段落,接下來有其他人繼續完成上帝的工作。 我們的教會是一個宣教的教會,是一個傳揚福音真理的教會,也是一個傳承大使命的教會。我們的生命很短暫、很有限,但神的能力卻是沒有限量的,祂的旨意是要繼續不斷傳承下去的,因祂本為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

    安提阿這個教會是一個渴慕真理的教會,這個教會也是一個宣教的教會!這個教會很特別,我們先看這個教會裡面的幾個成員:巴拿巴和保羅,我們應該都比較認識,他們可以說是帶領教會的;其他幾個,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這兩個人很有意思,西面是猶太人很普遍的名字,不過這個人被稱為尼結(這是拉丁文),意思是他的皮膚顏色很黑,所以解經學者認為他可能是北非沿岸一帶皈依猶太人的後代;路求(這也是拉丁文)是古利奈人,他也一樣是北非這一帶人,但是路求這個名字的意思又有「光線、明亮的、白色的」含意,所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皮膚很白的北非猶太人。反正一黑一白,他們都是信了主,就同在一起服事主。

    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這個人很可能從小被希律王領養,跟希律王的兒子希律安提帕一起長大、陪伴王子的同伴,可見身分地位很高,跟王室關係密切,算是尊貴的人;他們這幾個人,出生背景不一樣,可能膚色外表有很大差異、在社會上的身分地位也不一樣,他們唯一相同的就是都信了耶穌,而且都跟從耶穌,在教會裡事奉主;各位,這就是教會,教會裡面應該各式各樣的人都有,不分甚麼尊卑貴賤,信主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在神的家裡彼此相愛,互相扶持,也共同配搭一起事奉主!

  2. 聖靈動工差派宣教

    我們看到安提阿教會差派宣教士的過程: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作我召他們所作的工。這裡有一句話我們要想一想: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

    意思是說,事奉主跟禁食相提並論,這表示他們是以禁食來事奉主,事奉主是他們的起心、存心,禁食是外在的表現。禁食指的是一段時間禁戒食物,目的在於刻苦己心,要專心尋求神的心意、仰望神的憐憫;禁食通常與禱告是連在一起的。在這裡所說的就是教會差派人出外宣教,不是歡喜叫誰去就叫誰去,或是高興這樣作就作,而是尋求主的心意,讓聖靈指示該往哪裡去、該打發甚麼人去。我們今天教會在宣教差傳這方面,需要更加謹慎,回到聖經的教導、照著神的心意而行!事工若是出於神的心意,神必成就;如果只是出於我們自己的喜歡,沒有尋求神,這樣的工作有時會出問題,而且也不能長久。

  3. 打發教會裡最優秀的工人

    聖靈對在安提阿教會的幾個先知和教師說話,教會裡每一個人的靈命成長階段都不同,有一些人在靈命上特別渴慕、願意追求長進,嚮往神的旨意,才能得著聖靈的啟示。我們若是缺少屬靈的負擔與興趣,靈命仍然幼稚的話,必定無法聽見聖靈的聲音。在安提阿教會,聖靈指示要差遣巴拿巴和掃羅,他們兩個都是在聖經上作教導、在靈命上很有榜樣見證的人,聖靈啟示他們要派這兩個人出去宣教。

    從安提阿教會的經歷,我們可以好好思想教會如何事奉神,事奉主,最重要的是要先知道神的心意,帶領教會的長老、傳道、執事同工在坐下來開會之前,要先禱告甚至是禁食禱告,然後再一起討論事工,若是出於聖靈的帶領大家必然同心合意,就算原本意見不合,也會因為聖靈的引導而願意順服。巴拿巴和保羅就是在大家禁食禱告以後,知道神的心意,再差派他們出去,這樣的差派是整個教會的同工,就像我們每一次福音隊出外以前,教會要舉行差派禮,這個差派的儀式代表整個教會同心合意打發他們去傳福音,他們在前方打仗,我們在後方守望、禱告,大衛當初替以色列人打仗定規的就是這樣:上陣的得多少,看守器具的也得多少,(撒上30:24) 今天教會有人出去傳福音,我們沒有出去的就在後面為他們禱告,一樣可以在上帝面前得到獎賞,上陣的與看守的都同樣蒙福。

  4. 魔鬼攔阻攪擾但基督必然得勝

    巴拿巴和掃羅來到了居比路,這是一個海島,居比路就是今天的塞浦路斯,他們在這裡遇到一個會法術(行邪術,放符仔)的假先知,名叫巴耶穌,意思是耶穌的兒子,其實耶穌在希伯來文就是約書亞,所以這個人應該是約書亞之子,他跟當地的長官方伯很要好;方伯是羅馬政府元老院直接委派的,等同於巡撫。這地方的方伯名叫士求保羅,他是個通達人,也就是有智慧的人,這人渴慕真道,邀請巴拿巴和掃羅來傳講神的真道,但是這個行法術的假先知(又稱為以呂馬),敵擋使徒、不想讓方伯相信真道,掃羅(在這裡換了名字成為保羅)斥責他,稱他為「魔鬼的兒子」,這個名字跟原來他的名字完全相反,保羅宣告他要瞎眼,因為他混亂主的真道,但是這個宣告說的是「你要瞎眼,暫且不見日光…」,這表示他受到的刑罰只是短時間之內的事,目的在於警告他,希望他能夠悔改。

    我們注意到這一段有一個小小的變化,掃羅又名保羅,他換了名字;「掃羅」這個名字是希伯來文「向神求來的」,大家記得以色列第一個君王就是掃羅,是便雅憫支派的,這個支派的後代有許多人給兒子取這個名字,必是期許孩子將來也可以成為偉大的君王。使徒行傳的掃羅屬於便雅憫支派,他的父母給他這個名字,想必就是這樣的盼望;但是「保羅」是希臘文,意思是微小。我們思想在這裡掃羅的名字改變為保羅,可能是為了出外宣教更加方便,但從屬靈的意義上來說,掃羅改名為保羅,意思豈不是意味著他從高高在上、自我中心的君王,成為卑微、微小的僕人?我們認識基督、信主以後,生命應該是這樣的轉變,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信主以後的我,已經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了主,從此以後,基督在我裡面,祂必興旺,我必衰微;這個過程不是一天就完成的,而是一步一步認真順從主的帶領往前走、與主同行;說不定有一天,我們就像以諾一樣,不知不覺跟主一起走回了天家。

    保羅宣告神的審判,叫這個行邪術的人暫時瞎眼,他必然回想到自己,在不認識神的時候追殺基督徒,要逮捕他們,在大馬色的路上遇見大光,眼睛也是暫時失明,耶穌在大光中問他說:掃羅、掃羅,你為什麼逼迫我?

    我們注意到,耶穌在問掃羅逼迫基督徒的時候,他問的不是說:你為什麼逼迫我的門徒?他問的是:你為什麼逼迫我?從這一點來看,我們要知道,若有人敵擋主的道、逼迫我們信主的人,在耶穌看起來,這就是在逼迫基督自己。這個審判的宣告是出於聖靈,這乃是神藉著保羅做出宣告,因此保羅一方面在維護主的真道,斥責、驅逐撒但的作為,但另一方面,他也比其他人更加盼望這個敵擋神行法術的以呂馬能夠快快悔改,像他一樣從錯謬的道路上回轉歸向真神,因為神願意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

博得恩的故事

最後在這裡,我要跟大家分享一個宣教士的故事:

大約一百年前,美國有一個青年博得恩 (William W. Borden, 1887~1913),這個年輕人出生於美國芝加哥一個富有的家庭,他們家因為發現銀礦而致富,(有人會把他們家族跟波德恩煉乳公司混為一談,其實並沒有關係);這年輕人中學畢業的時候,父親送他的畢業禮物就是環遊世界一趟,博得恩在這趟旅行當中看到許多人生活在貧困、毫無希望的生活裡,特別感受到神在呼召他,要他作宣教士,把福音傳給世界上需要的人們。但是這並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成為宣教士意味著他要放棄原本養尊處優的舒適生活,進入貧苦人當中跟他們在一起。經過一段時間內心的掙扎之後,他寫信告訴他的父母:我將用全部的生命為進入宣教禾場作準備。同時,他在父親送給他的聖經的最後一頁寫下兩個英文字”No Reserve”(毫無保留)。

博得恩後來進入耶魯大學,但他卻對這個名校感到失望,因為學生們道德低落,整個校園充斥各種罪惡,可是他並不灰心,跟幾個朋友約好一起在早餐之前讀經禱告,很奇妙的,越來越多人參加這個讀經禱告的團體,在他大一結束時,這個禱告會每週聚會的人數已經到達150人,到了他大學四年級,耶魯大學當時的1300位學生中,有1000位同學參加了這樣的聚會。當時他最樂於接受的挑戰,就是找出大家認為最無可救藥的人並把福音傳給他,讓這個人的生命產生翻天覆地的轉變。博得恩也經常關心寡婦孤兒和殘障人士,甚至把福音傳給街頭上的酒鬼,幫助他們重建人生。雖然如此,他的內心深深知道,上帝在他身上的呼召是甚麼,這個時候,他確定了上帝要他向中國的穆斯林傳福音,於是他申請進入普林斯頓大學就讀神學院。當他知道自己的申請被接受時,他在同一本聖經的最後一頁寫下第二行字”No Retreat”(毫無退卻)。

他從普林斯頓大學神學院畢業以後,開始作前往中國的準備。由於穆斯林共同的語言是阿拉伯語,他決定先到埃及學習阿拉伯語,再到中國甘肅向穆斯林宣教。然而,他在埃及不幸感染了脊髓腦膜炎,一個月內就去世了,那年他只有25歲。那時候他離世的消息傳到美國,所有的報紙都登出這件不幸的事。出師未捷身先死,在我們的眼中看來,這是一個極為遺憾的悲劇,但是當他的母親去收拾遺物的時候,看到了這本當初他們夫婦送給兒子的聖經,在聖經最後一頁,發現到他在離世前留下了第三行字”No Regret”(毫無遺憾)。

博得恩的母親把準備留給他的遺產一百萬美金全捐獻出來,其中有25萬美金捐給內地會,內地會用這筆捐款在中國的甘肅省蘭州成立了一所以服務穆斯林為主的醫院,名為博得恩福音醫院,現在成為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如果我們有機會到蘭州,可以進入這個醫院看一看,聽說中共政府還要有把博得恩的照片和他的故事放在牆上,讓人懷念他。

在他去世3周年的紀念聚會中,著名的穆斯林宣教的傳教士池維謀(Samuel Zwemmer),在博得恩母親的紐約寓所帶領禱告,求神興起更多的青年學子,去完成博得恩的未竟之功。

同一天晚上,芝加哥慕迪神學院也舉辦了一場禱告會上, 慕迪聖經學院的學生海春深(George K. Harris, 1887-1962)在這場禱告會中清楚明白上帝要他去向中國西北的穆斯林傳福音。這個宣教士結婚以後有五個孩子,但是他的大女兒三歲就生病死了,第五個小兒子也在四歲的時候生病而死。海春深宣教士親手把自己的孩子埋葬在中國的土地上。後來因為中共政權佔據大陸,很多宣教士被迫不得不離開那裡,他們夫婦曾經到泰國南部向穆斯林傳福音。幾年後,海春深的太太病逝於泰南,並埋葬在那裡,他才離開泰南工場返回美國的家鄉。他雖然已屆退休之年,仍然奔走於各大洲之間,為推 動向穆斯林宣教的異象及招募天國工人作最後的努力,直至 1962 年 3 月 11 日他被天父 接返天家。

結論

出師未捷身先死,英雄不必淚滿襟。在神的國度裡,我們有時不明白,為什麼上帝怎麼就讓一個看起來大有作為的年輕人生病死亡;其實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祂使博得恩壯志未酬,但之後祂引導海春深接續穆斯林宣教的步伐;在我們的教會裡也是這樣,上帝把邵傳道接回天家,但是祂也呼召了楊傳道一家、邱傳道一家,以及其他的肢體們,上帝要把這個宣教傳福音的使命讓我們繼續傳承下去,但願我們都能夠照著上帝的心意,同心建立教會,使我們這個教會成為安提阿教會,成為一個宣教的教會!

(2017/8/6 慧敏魚池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