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呼召與跟從(約廿一15~19)

前言

十年多以前,我看過一個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計程車上的男人」,很簡單的一個小故事,作者為一個雜誌社採訪一位經營畫廊的女士,這個人曾經在紐約學習畫畫,後來回到日本經營畫廊的生意;作者問她看過那麼多的畫,有哪一幅畫帶給她最大的衝擊,請她談一談。她就說到在紐約的時候因為是窮學生,雖然經手採購過一些無名畫家年輕畫家的作品轉到日本,但自己從來也沒有錢買甚麼畫。如果那時候有錢留下一兩幅,到今天可能就會發財了。她說很早就發現自己喜歡畫畫卻沒有才華,可是有鑑賞的眼光,知道哪些畫家是真正有潛力的,以後會出名,畫作的身價必然大漲。

但是有一天,有個朋友帶她去看一位從捷克逃出來的年輕畫家,那時候正是捷克經歷民主化運動布拉格之春的年代,但是不多久俄國連結了華沙公約其他成員國家大軍入侵捷克鎮壓,許多人就在那時候逃出來;這個畫家就是這樣來到了美國,想靠賣畫維生。

這位日本女士看了他的畫,很快就看出來:這個畫家並沒有甚麼繪畫的才華,他的畫作乏善可陳;不過就在要告辭的時候忽然看到這一幅「計程車上的男人」。她看了很久,畫家跟她說:這一幅是剛剛到紐約的時候在時代廣場待了好幾個小時之後,回來就畫下來的。這個女士竟然花了一筆錢就買下來了。她說不出為什麼要買,因為以她的藝術鑑賞能力來說,也知道這個人成不了名、畫作根本不會有甚麼往上漲的空間;但是她被感動的是畫作裡一種無名的氛圍,買回去以後,她掛在牆上天天凝視著畫:畫理事一個年輕男子,穿著要赴宴會的衣服,坐在計程車裡面。她感覺自己似乎跟這個畫裡的人物共同自分擔著某種生命的感受,這個男人被困在計程車裡面,好像一個靈魂被困在平庸的生命裡面,「平庸將他生於斯,並也要將他埋沒於以平庸為背景的柵欄之中。」

她感覺,這個人簡直就像她的分身。作者問她,可以看一看畫嗎,她回應說:那幅畫已經被她燒了。原因是那個時候的她經歷太多事情:離婚、放棄孩子的撫養權、決定要回日本;在離開美國之前,她放了一把火把那幅畫燒了,她並不感覺惋惜,因為她認為這樣一來自己得到了解放,對於那幅畫裡面的男人也是一種解放,讓這個男人從平庸的柵欄之中被解放出來。可是故事並不是這樣就結束了。

之後不知有幾年,有一次她去希臘雅典旅行,在市區搭計程車;那時候的計程車是沿路叫客的,因此她坐上車以後,半路上又招來了一個年輕男子共乘,奇特的是,這個男子也穿著禮服要去參加一個宴會,穿著打扮跟她以前買的那幅畫裡的男人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她一下覺得頭腦一片空白。最後她到了住的飯店下車,那個年輕男子對她用希臘話說:旅途愉快。她下了車,恍恍惚惚在酒吧檯連喝了三杯伏特加,感覺好像剛從一艘搖晃的船下來,站在堅硬的地表上那種殘存的感覺。她知道:當那種搖晃的感覺停止下來的時候,她心裡某種東西已經永遠消失了,某種東西已經結束了。

這位女士最後對作者說:這件事有一個教訓:人沒有辦法消除任何東西,只有等它自己消失。

我個人並不怎麼喜歡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但是這種短短的非小說,或者某些遊記的文章,讀起來反而覺得親切、自在。這篇小小說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也非常喜歡。我今天想跟各位藉這個小故事分享的第一個部分:。傳道書第三章講: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這些甚麼甚麼有時,一共有十四組,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春天的落花飄零無可挽留,令人感傷;雖然如此卻看到了似乎熟識的燕子又翩翩飛來,回到它原來的地方築巢;原來天地之間是生生不息,消逝的同時再度又有美好的事物重現。我們有時會發現,怎麼同樣的事情又來了?如果上帝容許某些人事物重現,帶領我們回到某個重要時刻的原來現場,目的為的是甚麼?

大綱

  1. 似曾相識,前景重現──再次經歷水深之處下網打魚(路五4~11與約廿一1~14的對照)

    我們讀的這段經文,前面有一個場景:門徒跟著彼得去打魚,遇見主,得著了滿滿一網魚這個故事。

    彼得約翰等這幾個門徒在主耶穌被賣被殺害釘十字架的驚滔駭浪以後,又經歷到主從死裡復活的神蹟,馬太福音28:7和馬可福音16:7都這麼紀載了一個從天使傳給門徒們的信息,告訴使徒們要回到加利利去:「在那裏你們要見祂。」為什麼主耶穌要這麼作?聖經並沒有說明,不過我們可以比較路加福音5:1~11與約翰福音21:1~14,這兩段紀載是不是有很多類似的地方?同樣是在加利利海邊(這個地方另外有兩個名字:一個是提比哩亞海,另一個是革尼撒勒湖) ,同樣是彼得、雅各、約翰,這一次另外再加上幾個門徒;同樣是一夜勞苦卻打不到魚,最後,同樣都是聽主的吩咐下網,拉上滿滿一網魚,多得幾乎要把網裂開,然而約翰記錄說:魚雖這樣多,網卻沒有破。他也記下來共有一百五十三條魚。

    路加福音一開頭所記載的事情,是耶穌當初呼召門徒的經過,約翰福音記錄的是主復活以後跟門徒的相遇,看起來主耶穌讓門徒重溫一遍當初被呼召的經過,這種似曾相識的前景重現,到底有甚麼意義?

    第一次的呼召,彼得看見那滿滿的一網魚時,他對耶穌的反應是:主啊離開我,我是個罪人,那個經歷是要使他們得救;這次可說是主第二次的呼召,主耶穌要使他們得人了。雖然主早就這樣宣告: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可1:17),但經歷過耶穌的死與復活以後,這個呼召就更加明確了。主第一次呼召彼得跟從祂,是要叫他們先捨棄在這個世界上打魚的工作;主第二次呼召彼得跟從祂,是要叫他先讓自己這個人被主得著。

    主在十字架上臨死前曾說:『成了』(參十九30);是的,就著道成肉身的耶穌而言,祂的工作已經完成了,沒有需要去補充、補足的。但主在受死、復活之後,進入另一形態的道成肉身(參提前三15~16),開始另一形態的工作——祂要得著一班人作祂的器皿,從事建造的工作。所以主在復活以後,非常忙碌,忙著挽回這一批失去信心、分開四散、越來越走下坡路的門徒們,並且堅固他們。《約翰福音》第廿一章,可以看作是主耶穌對門徒們的交棒。門徒們所經歷的其實也是我們的寫照,主所託付給他們的使命,也是今天所要託付給我們的。但是在託付使命以前,主先讓門徒重溫舊夢:當初他怎樣在加利利海旁邊呼召他們,現在他又在同樣的場景重新呼召他們。這是回到起初,在啟示錄七封書信的第一封寫給以福所教會的信,主這樣說: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妳,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

    我們信主越久、在教會待久了,聽的道越來越多、知識增長、事奉也越來越重要,這時候很容易變得習以為常,對於救恩的福音感覺理所當然;更糟的是我們容易變得麻木。外表上我們還是顯得很熱心,但裡面其實已經冷淡退後。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你的光景,但是我只要一不小心,常常就會產生這種狀況。只有天天親近主、與主連結,當聖靈一光照裡面隱而未現的罪,就趕緊悔改;只有這樣才能免於陷入麻木不仁或者自以為義的狀態。

    (例證)

    兩個月以前掉鎖…大概兩個多月以前,有一次我騎自行車出外買東西,順路還去貴格會探望一位姐妹,最後去買飯,之後回家;不料我自行車的鎖頭不見了。我開始想說是不是車子放在自助餐店門口被別人拿走了?因為我那時偷懶沒有鎖自行車,可是這個邏輯不通,人家如果要偷,為什麼不偷這輛自行車而只偷一個鎖頭?會不會是在哪裡哪裡掉下去沒有發現?等等,我就回頭一路從走過的路段找起,怎麼都找不到。後來有點灰心,一個鎖頭大約一兩百塊,再買也OK;但是我並不甘心,因為這部自行車和這個鎖頭是邵潔留下來的,實在捨不得就這樣莫名其妙丟了。找了一段時間,最後還是放棄,想要去街上再買一個算了。就在這時,心裡有一個非常清楚的聲音對我說:你的鎖沒有掉,你再回到原點去看看。我聽到以後愣了一下,隨後立刻想起來,在準備出門以前我曾經把自行車推到大門口前放著,去開信箱拿信;回來時自行車倒下來,皮包都掉出來了,我匆匆忙忙把皮包拿起來,推了車子就走,是不是那時候鎖頭掉出來我沒有發現?就這樣回到家門口,立刻看到那副鎖頭就放在門前的石座上,一定是有人看到撿起來放在那裏的。

    這是一件小事,可是我想過一遍又一遍。我在想,那個對我說話的聲音一定是聖靈的聲音,不過為什麼聖靈要針對這麼一件小事對我說話?可見這件事一定有非常重要的象徵意義,遠超過事情本身。我們很多時候以為已經不見了的東西,其實並沒有失落,然而你可能要回到起初的原點,把掉落的哪樣東西撿回來。我們破裂的人際關係、我們曾經因為無知衝動犯過的錯誤、造成了某種虧欠遺憾、我們失去的夢想理想,我們曾經立志要做成的某件事情…如果你早就感到灰心,已經放棄了,請先不要這麼快就認定沒有希望了,你可以先回到起初,回到原點,看一看到底是在甚麼地方什麼點上面,掉落了甚麼重要的東西,比如說在那個時間點說了一句無心的話語、做了甚麼事,或者選擇一個錯誤的決定,等等,造成你在人際關係上的破裂、遺憾、虧欠;如果這個決定仍然可以挽回,那麼何不回到原點作一些努力…即使不能挽回,也許你還是可以去道歉、懺悔,至少對曾經造成的錯誤有一個正確的表態,在神在人的面前,你盡力了,從此以後心裏才能夠享有真正的平安。究竟如何,我不知道,但我在這次掉鎖的事上,不斷思想、反省,照著神給我的感動,盡力修復曾經造成的虧欠和遺憾。當然,我們在這一生中直到見主面以前,都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就讓我們互相勉勵,一起加油奔跑前面的道路!

  2. 三度詢問,三度修復──在基督的愛裡修復彼此關係裡的裂痕

    十五節一開頭,耶穌問彼得: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這些是甚麼?主沒有說、聖經也沒有解釋,我們無法確定,也因此有很多可以想像的空間…有人說這些意味著彼得帶其他門徒去打魚這件事、也有人說可能就是這網魚,一百五十三條(不過他們又拿過去好幾條了)魚…或者還有其他很多。我個人相信是指著彼得帶其他門徒回頭去打魚這件事,因為接下來主耶穌要託付彼得和這些門徒更重要的使命,他們不要再去重操舊業了,他們不需要回頭去得魚,因為以後他們要得人如同得魚了,主耶穌要把大使命賜給他們,不過在承受大使命以前,耶穌要跟彼得先解決他們兩人 之間的事情。

    主在這場對話之中,三次問彼得:你愛我嗎?彼得的回答都是一樣的:主啊,你知道我愛你,

    耶穌第一次和第二次問彼得的時候,所用的「愛」字是「agape」 ἀγαπάω,這個字表達的是神的愛、至高的愛,彼得的回答只能用「philia」φιλέω來回應,三次都一樣,而這個字表達的是朋友之間或人間的至愛,在層次上當然比不上耶穌第一次和第二次所問的那個愛。耶穌在第三次問彼得的時候,已經改變了這個愛字,祂問的也用「philia」φιλέω這個字。解經學者們對這個變化有很多不同意見,有的人認為使徒約翰常常會混用這兩個字,其實意思都差不多;但也有人認為,在這麼短的問話之中使用這兩個字,應該是也特別的用意。彼得在第三次被耶穌問的時候就憂愁起來,這個字有憂愁也有被冒犯、激動傷心的意思。他自己心裏一定也意識到,過去在主耶穌被逮捕的那一夜,他曾經在眾人面前三次不認主,這件事是一個羞恥的記錄,經過這樣一個失敗以後,他再也不敢像最後晚餐那個時候,大言不慚地說:眾人雖然跌倒,我總不能…我就是必須與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那時候他說這話是何等有把握,耶穌被捕以後,這些鏗鏘有力的話語言猶在耳,他很快就三次否認他認識耶穌…而這個時刻,主這樣問他:約翰的兒子西門(主用的名字是西門而不是彼得,這也是帶領彼得回到原來的身分,回到起初那個原點),你愛我嗎?三次問他是否愛主,這也是給彼得有三次的機會,重新回到生命的最初,當他立志跟從主的那個原點,重新開始、重新出發,主耶穌對彼得一點都沒有責問,也沒有去翻舊帳,神是如此寬容細膩給彼得機會重新來過。

    這一次,彼得不再誇口,他很實在地就事論事:主啊,你知道(他還加上這句話,這表明他願意主來鑒察自己的內心,我們看到彼得變得謙卑了)…你知道我愛你,主問他是不是能夠用神的愛來愛主,但是彼得只敢用人間的愛來表明心志,最後主接納了彼得只能用人間的愛來愛他。

    我們不也是如此嗎?我們常常會有跌倒、軟弱失敗,但是不要懼怕,當主給我們機會,就趕緊回到上帝的面前,重新開始、重新出發,神必要賜給我們機會來彌補過去的錯誤、修復破裂的關係、有充沛的力量繼續奔走未來的道路。

  3. 承受託付,跟隨到底──出於愛的牧養,出於愛的跟從。

    上個禮拜有一天,我看到好消息頻道播出寇紹恩牧師帶領晨禱,他就是用主耶穌問彼得的這一段話分享,我心裡很有感動,因此也分享給教會裡的兩個年輕人。他是這麼說的:

    主呼召一個人作祂的工作,不是問他有甚麼能力,不是問他有甚麼恩賜,也不是問他有多努力;

    主呼召一個人,祂問的是:「你愛我麼?」我深有同感!仔細思想,這的確是一個事實:神並不需要我們具備多大的能力,因為能力是從神而來;神也不適再看我們有甚麼恩賜,因為恩賜原本就是聖靈憑己意分給個人的…如果神需要我們有甚麼樣的恩賜、能力,祂自然會賞賜給我們。至於努力…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我們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我們就枉然警醒。各位,我不是說這些不重要,我的重點是:這些能力恩賜才華努力…每一樣都是從神而來的,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那麼最重要的是甚麼呢?

    主耶穌問彼得:「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彼得說是的,主你知道我愛你…於是主對他說:你餵養我的小羊。這段話裡面有兩個值得我們注意的動詞:第一個是「愛」,主問彼得說你愛我嗎?彼得說:主啊你知道我愛你。愛,是一切生活動力的源頭,愛也是我們事奉主最重要的因素,沒有愛,我們說話就像鳴的鑼響的鈸;沒有愛,我們就算作盡一切善事、粉身碎骨鞠躬盡瘁,這些仍然算不得甚麼。我們可以缺乏這樣或者那樣恩賜,可是我們不能缺乏愛。因為只有愛才是永不止息,如今長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彼得在回應主耶穌的問題時,有另外一個動詞值得我們注意:他不是說:主啊我愛你。這一次彼得不再那麼理直氣壯,他說: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說過兩次,到了第三次,彼得憂愁起來,就加強語氣說:主啊,你是無所不知的(原文是說:你知道所有的事),你知道我愛你。彼得這時候已經謙卑下來了,他大概回想到當初對主說過的話:主啊!眾人雖然跌倒,我卻永不跌倒;主啊,我願與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等等的,可是那時候主怎麼對他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知道是一種屬神的能力,因為只有神才是全知全能的,神有時候會問我們一些問題,不是他不知道,而是他要讓我們看清楚自己知不知道。好像老師出題目考學生,目的在於幫助學生更清楚自己知道或者不知道。先知以西結被帶到平原,看到遍地都是枯乾的骸骨,神問他說:人子啊,這些骸骨能復活嗎?以西結這樣回答說:主耶和華啊,你是知道的。有人對這句話很讚嘆,認為這是人對神所能說的最合宜的話語,因為這表示人謙卑承認自己是有限的、是不足的,哪裡能夠像神那樣知道所有的事?

    我們會因為認識自己而更加認識神,我們也會因為認識神而更加認識自己。這是我們一輩子不斷反覆學習和經驗的過程。彼得終於認識到自己的軟弱翰有限,但是主的包容寬恕使他在愛裡重新被建立,這時候主就把重大的使命和責任託付給他了。主對他說:你餵養我的小羊,你牧養我的羊,你餵養我的羊!三次講的其實是同一件事,主要把傳福音的大使命交付給他,當然不只有他,還有其他使徒們,但是對於曾經失敗跌倒過的彼得,主耶穌卻藉著這樣的問話幫助他,之前主還對他這樣說: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彼得從此以後勇敢為主傳福音作見證,根據傳說,他最後因為傳福音被羅馬政府捕捉釘了十字架,臨死以前他要求倒釘十字架,他說:我不配跟我的主一樣。誰能使我們與神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保羅說: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與神的愛隔絕。你知道為什麼?這句話非常重要: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這是奧秘,唯有在基督裡,才能叫我們成為新造的人,唯有在基督裡,才能使我們從神納裡支取源源不絕的愛,不會枯乾,不會用盡!

    我仍然記得,1990年我從美國讀書回來還不到兩年,主的呼召臨到我,神要我走全職傳道的事奉之路,那時我很掙扎,種種原因之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我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多麼有愛心的人。我就跟主說:主啊,你看那些牧師傳道,他們都是非常有愛心的人,我這個人你很清楚,我既沒耐心又沒有愛心,你是不是弄錯人了?怎麼會叫我去作傳道人呢?那時候主就是用今天這段經文啟示我:主問我好像當初他問彼得那樣: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我感覺很遲疑,我就說:主啊!你知道我不能!主回答我說:我知道你不能,可是我能!你來跟從我。後來我硬著頭皮順服了,跟從主走上這條事奉的道路。直到今天已經過了廿七個年頭。這條路不是一條輕鬆容易的道路,不過我可以跟各位作見證:順服主、跟從主的道路,絕對是一條蒙福的道路!我的意思也不是說每一個人都要作全職的傳道人才叫作呼召,不是的,上帝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的帶領。就像我跟我教會的年輕人所分享的,你要知道上帝在你身上的呼召是甚麼,求主使我們知道自己生命的呼召是甚麼!更求主使我們不失去生命的呼召!

結語

廿世紀的德國神學家 潘霍華在他所寫的書《追隨基督》裡面有一句名言:

基督呼召一個人,是呼召他來為祂而死。

這「死」不一定是要殉道﹐而是指捨己和完全脫離舊我之意﹐潘霍華的確是殉道而死,他在德國納粹當政的時候極力反對他們迫害猶太人,他也指責那時候的教會順服在納粹的權威之下不敢為真裡發聲。後來他被希特勒處了死刑,死的時候才卅六歲。他就是為他自己所寫的話現身說法。蘇恩佩為這本書《追隨基督》寫序,其中有一句話說﹕「殉道只是屬於那最忠貞的基督徒的權利。」

耶穌說﹕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十一28~30)

我的解讀是這樣的,如果你是為著一個崇高的理想、為一個重大的使命而殉道,非常偉大,可是卻也很慘烈;這樣的死令人欽佩,可是總覺得有一些缺憾。唯有因為愛的緣故而死,這樣的死裡面有生命的溫柔與美麗,如同我們的主基督,他願意被釘十字架,不僅僅為著上帝的命令,他也為著愛我們。我們被呼召來為主而活,為主而死。無論是活著或是死了,都因著愛,這樣的生命才能夠圓滿,因為在永恆裡面,只有愛才是永不止息。

(2017/6/25 慧敏石牌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