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佳美的腳蹤(徒八26-40)

Rembrandt, The Baptism of the Eunuch, c. 1626.

Rembrandt, The Baptism of the Eunuch, c. 1626.

※ 特別與泰南勿洞晨光佈道所的肢體們分享:預備這篇證道的時候,心裡思念著你們每一位!

前言

從前看戲,有一些故事講到讀書人進京趕考,結果考中進士,甚至於到了皇帝面前考到第一名,也就是中了狀元,那真是一躍龍門、飛黃騰達,更可說是光宗耀祖…這樣的好消息一定要有人來報告,當年的傳達資訊靠的是人力,從遙遠的京城一路傳遞,一站一站把消息傳到新科狀元的家鄉,有時恐怕都要好幾天、甚至更久時間才能到達。那個上門報喜訊的人通常會被鄉裡的人團團圍住,每個人都要問個清楚,歡天喜地、放鞭炮、敲鑼打鼓…這個報喜訊的人一定會受到盛大歡迎,可能很多人都要招待他、請他吃飯、或者打賞金給他什麼的…其實又不是他中了狀元,他只不過是一個報告消息的人,但因為他殷勤跑腿、而且傳遞的是這麼大好的消息,所以他也沾上光,備受禮遇,得到許多好處…

我們信主的人,應當要向人傳講基督的十架救恩、基督已經從死裡復活,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祂,祂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這樣的好消息要傳給世上的人,無論近處或遠處的人,一代一代傳下去直到基督再來。這樣的傳達能使世人從絕望之中重新得力、脫離黑暗權勢進入光明的國度;這個好消息的內容沒有任何一件事是我們作到、是我們完成的,可是因為我們去向人傳遞、報告,我們也因著這個榮耀的消息備受神與人的看重,就好像那個報喜訊的人,他不是那個中狀元的人,狀元的一切榮耀跟他其實沒有甚麼關係,不,只有一點點關係,就是他是那個報告這個消息的人,因著這一點,他就受到大家另眼相看、盛大歡迎…這就是我們在羅馬書和以賽亞書所讀到的: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

內文大綱

今天我們讀使徒行傳八章26~~40這一段,特別要注意的乃是作者路加強調:福音的工作,其實就是聖靈的工作,不是靠人的力量,而是在上帝的靈帶領下才完成的。這幫助我們了解到一項重要的信仰真理:傳福音不是靠人的力量,福音之所以能傳開,是因為聖靈的帶領。若沒有聖靈的帶領,則是出於人,而非上帝的工作,必然失敗(參考使徒行傳五:38—39)。另外一點,作者在這一章中也告訴我們,最先把福音傳開的,並不是那些負有傳承耶穌基督使命的使徒,而是一般的信徒,但他們都是因為被聖靈充滿,才能勇敢地四處去見證福音。這讓我想到最先把福音帶入台灣的,是英籍宣教師馬雅各醫師,並不是受過正統神學教育的傳道者。(這一段取自盧俊義牧師使徒行傳第八章查經資料)

腓利是一個傳福音的人,上禮拜主日講到他去撒馬利亞“宣講基督”,第6節說,「眾人聽見了,又看見腓利所行的神蹟,就同心合意地聽從他的話。」可見他在撒馬利亞的福音工作非常成功,作得轟轟烈烈;不料,到了這一章後段,神沒有叫腓利留在那裡建立千人萬人的大教會;他叫腓利:「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那路是曠野。」曠野是甚麼?是沒有人煙的荒涼之地啊!荒郊野外,去那裡作什麼?神的使者(也有解經家認為應該就是聖靈)沒有告訴他什麼原因,只叫他去。腓利的反應值得我們好好思想:他沒有問為什麼?也沒有捨不得說:你看,我明明在這裡作得這麼成功,就讓我留在這裡不是很好嗎?他的反應是:「腓利就起身去了!」

弟兄姊妹,這就是作神僕人的態度,也是我們所有信主的人向主應該具有的心志:不問為什麼、不問利害得失,只要聽見神吩咐我們做什麼,我們就該立刻『起身去了。』只要清楚這是出於神的旨意,神必負責一切,你只管照祂的旨意去行。許多事,當下我們不能明白,直到遵行主的旨意、行過祂指示的道路以後,回過頭來,往往就會恍然大悟。我們對神不需要追根究柢,我們對神只應當有一件事,那就是順服。

  1. 信道是從聽道來的(26~31)
  2. 這一段講到腓利順服主的使者給他的命令,接下來有一個詞“不料”,這個字很有意思,在原文是說:「於是,看哪!」,中文翻譯成“不料”其實很準確的,意思是說,「你看!想不到吧!」我們信主的人生命裡也常常如此,神叫你去走一條充滿困難的道路,你順服了…這就是信心,信心把我們帶領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光景:結果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料是人的不料,其實一切都在神的意料之中,我們越相信,越容易繼續往前走這條生命的窄路,因為這條路上,一路有主同行。即使荒山曠野,神能叫你眼睛一亮:不料…

    在那樣荒涼的曠野竟然出現了一個原本不可能出現的人:一個挨堤阿伯有大權的太監,是在挨堤阿伯女王干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的;「埃提阿伯」:是目前的「蘇丹」或「衣索匹亞」,舊約稱為「古實」,這個民族都是黑種人。「女王干大基」:當時的埃提阿伯的國王被國民奉為太陽神,是不管人間政務的,國政乃由皇太后主持,這個主政的皇太后職稱就是「干大基」。總管銀庫,就是「管理全部國庫」的意思。這個人不確定是不是歸化猶太人,不過他是去耶路撒冷敬拜上帝,此刻由耶路撒冷要往回走。這位高官到耶路撒冷可能花不少錢購買這卷以賽亞書;當時的經文都由是文士手抄的,價值不斐,他買來了,趁著坐在車上就頌讀起來,可見他多麼渴慕神:上聖殿去敬拜神、又那麼殷勤慎重地讀神的話語;反觀自己:我們像他這麼看重神的話嗎?我們對神的話語有這麼渴慕嗎?

    聖靈叫腓利貼近那車,他就去了,聽見他正在讀以賽亞書53章論到受苦的僕人那一段,腓利問他你明白嗎?他就請腓利上車一起坐車討論這一段。很稀奇吧?一個陌生人接近高官的車子,唐突的提出經文質疑,(我們甚至可以想像當時的腓利穿著不見得多體面,風塵僕僕,樣子也不會顯得很高貴) 然而這個高官沒有懷疑他是不是刺客或是甚麼樣心懷不軌的人物,沒有叫手下的人把他抓起來、捆綁起來…居然謙虛的請他上車,與他討論聖經。這一切若不是出於神,怎麼可能發生?所以我才說,這樣的不料,其實一切都在神的預料之中,而且有神的引導、有神的保守。

    保羅說:「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如經上所記:「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馬書10:13~15)

  3. 傳揚釘十架的基督(32~35)
  4. 我信主很多年,作傳道也超過廿年了,傳福音本來就是我的天職;不過我常有機會被提醒:我們傳的是甚麼福音?是以基督耶穌為中心的福音?還是以人為中心的福音?甚至,或是以自我為中心的福音?我想我們都不太容易察覺到,傳福音的人有時候、或者常常就是在傳講自己(比如自己的豐功偉業、自己的學問思想、自己的…),而不是基督救贖的福音;即使傳講基督釘十字架,若是不注意不省察,那個福音的內容變成了“因為我很偉大、我很良善…我很好,所以上帝才會要這樣讓基督為我被釘十架而死”我、我、我…聽過許多人作見證,為他們能夠信主而感謝神,但也為著他們並不真正明白基督的救贖而感到憂心;我自己也不免如此,但裡面的生命越來越長大,才越來越了解,唯有當我們認清楚自己是何等敗壞的罪人、基督原本不必要、卻願意為我這樣的罪人而死在十字架上,才真正明白,神的救恩是何等寶貴!我是多麼不配承受這樣的救恩!

    腓利跟埃堤阿伯的太監談論的是以賽亞書五十三章,這一章可說是舊約裡論到彌賽亞最核心的部分,也是猶太人一直不解的部分:他們期待的彌賽亞是拯救以色列的君王,像一個威武得勝、凱旋勝利的君王,怎麼他會是一個受苦的僕人呢?所以從前的猶太人解釋這一段,下一個結論說這是在說先知他自己。所以埃堤阿伯的太監才會這樣問:請問先知說這話,是指著誰呢?是指著自己呢?是指著別人呢?這樣的問題非常好,他一定聽過猶太教師解釋過這段話,但卻並不滿意也不完全了解,於是腓利就開口從這經上起,對他傳講耶穌。

    我們今天讀的這一段,引用的是以賽亞書53:7~8……

    耶穌來這世上,先是以一個柔弱的嬰孩而來: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為什麼神要差派一個嬰孩?至高全能的神降卑自己,孕育在童貞女馬利亞的子宮之內,以一個嬰孩降世在人間,神的奧秘就在於此: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 這個奧秘除非聖靈啟示我們,否則我們一點都不能夠明白!基督降世的目的就是為了完成神的旨意和計畫,神預定祂的獨生愛子為拯救世上所有的罪人,釘死在十字架上,但是可惜這世上的人並不明白也不接受,只有那些謙卑接受、信而順服的人有福了,「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1:12)

    為什麼祂不差派一個大有能力、耀武揚威的戰士英雄來拯救以色列百姓?這樣的彌賽亞完全不符合以色列人所期望的形象,所以他們拒絕祂、不接受祂;我們這世界上的勇者強者所強調的是征服、這是出於人性的傲慢,以武力以強勢所得到的勝利是短暫的、不可靠的;然而神定意要祂的愛子以流血的代價、痛苦的受死來奪回被撒但權勢所掌控的人心,十字架上的得勝才是真實的勝利,耶穌從死裡復活,粉碎了陰間的權柄、戰勝了那掌死權的魔鬼,把我們從死亡罪惡的權勢之下釋放了,這才是永恆的勝利,這樣的信息才是福音的信息。無論時代如何變遷,這個福音的信息是永遠不改變的、要世世代代傳給人,要到世界各地去傳揚!拒絕的人得不到救贖的恩典,但相信接受的人卻要得到神兒女的身分,且能擁有永恆的生命。 以下這首詩歌,道盡我們蒙恩典得救贖的心路歷程:跟大家分享:

    1. 怎能如此,像我這罪人,也能蒙主寶血救贖?

      因我罪過使祂受苦,因我罪過,使祂受死,

      奇異的愛,何能如此,我主我神,竟為我死。

    2. 我的心靈多年被囚捆綁,被罪包圍,幽暗無光,

      主眼發出復活榮光,使我覺醒,光滿牢房;

      鎖鏈斷落,心得釋放,我起來跟隨前往。

    3. 不再定罪,今我再不畏懼,耶穌與他所有屬我,

      我活在永活元首裡,穿起公義聖潔白衣,

      坦然進到神寶座前,因我救主,我得榮冕。

    4. 副歌:奇異的愛,何能如此,我主我神,竟為我死。

    歷世歷代以來,有多少人聽過福音、有的拒絕、有的接受;但有多少人是真心願意接受的?那受到聖靈感動而接受耶穌作救主的人是有福的,這首詩歌敘述了我們從認識主也認識自己的悔改、得救、得釋放,必且得永生的盼望:我將活在永活元首裡,穿公義聖潔白衣,坦然進到神寶座前

  5. 受洗歸入基督的死(36~40)
  6. 腓利把耶穌傳講給埃堤阿伯的太監以後,他的反應是這樣的:看哪!這裡有水,我受洗有甚麼妨礙呢?這樣的反應真是有福的人哪!他聽到福音,就立刻願意受洗,藉著受洗歸入耶穌的名下。傳說這位太監迴去以後,就把福音傳到埃提阿伯(也就是今天的衣索匹亞地區),這位太監據說也成了一位殉道者。

    嚴格說起來,受洗不是得救的條件,不是因為我們受洗了所以才能得救,但洗禮是一個重要的指標,也是外在的表徵,表明你已經重生得救,所以你願意接受洗禮。對於我們傳福音的人來說,這是很重要的一個記號:有很多人願意聽福音、也很“欣賞”這個基督教的信仰,甚至還勸別人來信主…但是他自己裡面有沒有真正信從福音、重生得救,我們無法得知,只能藉著這個外在的行動來確定:那就是他願不願意接受洗禮。當然,就算受洗了,也不見得表示他一定就是真正重生得救;不過如果聽信福音的人,連這一步也不願意跨出來,我們就可以確定,他還沒有真正得救。這一步只有聖靈才能動工,我們只能盡力傳講福音、並且為我們傳講的對象:那些未信主的家人、朋友、同事…為他們禱告,神哪一天感動他接受主而得救,我們無法得知,只能等候期待、迫切禱告。

    (例證):我的小妹夫當年還沒有信主,小妹在談戀愛、到要結婚的時候我都曾經勸過她多多考慮,不過各位也知道,這種勸告哪裡可能發生甚麼作用?她嫁過去了,在婚姻裡面吃了不少苦頭,主要是因為信與不信的,兩者價值觀差距太大,戀愛的時候甚麼都沒有關係,結了婚以後面對現實生活就產生許多衝突和痛苦。但是感謝主!家人們常年為小妹夫禱告,直到我父母接連過世那一年,小妹夫盡心盡力幫助我們籌備追思禮拜,先是一月底為母親辦追思,三個禮拜以後,接著是我父親安息,到三月初又馬上舉辦第二場追思禮拜。這兩場追思安息的禮拜,好像辦了兩場佈道會,很多親友聽到福音都很受感動,到了五月,小妹打電話告訴我們,小妹夫因為這兩次的追思禮拜,深深受到感動,決定要受洗歸入基督。現在他跟小妹都在教會固定聚會,而且開放家庭接待小組聚會,也願意參與許多服事。

    埃提阿伯的太監受洗了,腓利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主的靈就把他提了去,繼續去向人傳講福音。這個太監受洗以後,就「歡歡喜喜」地走路。信主得救的人有一個特徵,就是充滿喜樂…喜樂是基督徒應該具有的生命特色,這個字是一個非常寶貴的詞,信主的人心中的喜樂不是受到外在環境影響而產生的,一般人在順境裡、遇到稱心如意的事情會感到快樂,如果不順心不如意就感到悶悶不樂;可是信主的人卻不受環境影響,無論外在的狀況如何都還是有喜樂平安,這樣的喜樂是不受環境影響的,也是奪不走的,我們把福音傳給人,就是讓他們要跟我們一樣,得到基督的生命,喜樂就是基督生命的一個美好的特質:喜樂不會消逝、不會褪色,因為我們的喜樂乃在於主。

    ??

    我讀過一本書《戈壁沙漠》,是講到1926年左右,有三個五十多歲的西方女宣教士,勇敢地走進戈壁沙漠去向人傳福音,這本書的作者是其中最年輕的那位宣教士,她們到中國傳福音,原本是在山西霍州的一所女子學校教書,聖靈呼召她們進入戈壁沙漠,她們就租了一輛板車,出塞外進入沙漠,向西北新疆一帶的百姓傳福音。我很喜歡其中一個故事:她們走到一個綠洲,投宿一家簡陋的旅店,旅店的老闆和他的太太過著貧窮的生活,除了旅店的工作,他們還要負責水井不被砂礫填滿,作者形容當地的居民「因為環境的孤絕和生活的超低水準,發展出一種奇特的心理狀態,住民一般狀況是遲鈍和麻痺…」(他們惟一的享受就是抽鴉片)…那地的人「心智力量休止、精神官能慵遲、物質需求極端受限…我們向他們宣告了上帝的旨意,繼續前行。」兩年後,這個福音隊再度回到同一地點,作者寫到旅店老闆太太時這麼說:

    一個和從前不一樣的婦女在門旁遇見我們,那是旅店主人的妻子,她似乎貧窮如故,但的確變得比較乾淨,屋子也比從前整潔…舉手投足之間待有某種尊嚴。

    她帶她們進房間看牆上掛的一幅畫(也是她們當初送給她的),畫的是一朵向天堂綻放的蓮花,跟卻埋在泥沼裡;畫上寫著:何能出汙泥而不染?

    下一句暗示了答案:「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

    那個婦人對她們說:自從聽了她們傳福音給她以後,她再也沒有抽鴉片了。

    她說:「您說抽鴉片會讓上帝不高興;我不可以讓祂不高興呀!我每天都這樣禱告。」

    這是上一個世紀西方宣教士在中國西北沙漠傳福音的故事,因著她們對聖靈的順服,福音傳進了沙漠,一個對生命沒有盼望的婦人心中產生了力量和喜樂,我很喜歡這個故事,也願以此自勉,與各位共同勉勵:那傳福音報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是何等的佳美!

結語

最後我願意用古代教父迦修多儒的話語來作一個結語:

正如鞋子保護我們的腳,為我們的腳擋住討厭的荊棘和其他東西的傷害,同樣,福音的權柄也保護著我們無比榮耀的生活方式—聖經常把這種生活方式比作走路。我們既有如此仁慈的主幫助成全,並有主保護,也就能行過世界而不致受傷。

傳福音是主賜給我們的大使命,我們身邊還有多少親人、朋友、同事鄰居,他們需要基督的救贖遠勝過需要買房子、置田產、吃喝嫁娶…這些不是不重要,但是比這些都更重要的是,他們需要福音,需要悔改接受基督為他們個人的救主,他們若不在今生認識基督、接受基督,將來就只有在硫磺火湖裡的分兒了!求主給我們迫切向人傳福音的心志,為這些尚未信主的人禱告、祈求,並且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傳福音給他們!就像阿丹曾經提到過:如果我們不好好向人傳福音,你怎麼知道下一個氣爆發生的時候,他還有機會得救嗎?我把這句話放在心裡,常常懇求主使用我,成為傳福音報喜信的人,願主喜悅我們的腳蹤,因為我們的主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行在主的道路上,這人的腳蹤當然是何等的佳美!

(2014/9/21 魚池禮拜堂慧敏主日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