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祢必點著我的燈(詩18:1-35)

candle

四月初,這一週過得有點艱難。

復活節加上清明節的主日事奉結束,身體疲備不堪。那晚上街購物,不知為何突然心臟無力,走在街上竟然差點倒下(如廣東話說的仆街),猛然警覺到自己健康狀態有些不妙;週間處理一些人事糾葛;週四下午消息傳來,好友朱惠慈傳道因胰臟癌被主接去;當下急痛攻心,這事對我來說真是雪上加霜。於是快馬加鞭,儘量把該說的話說出來、把該處理的處理一番,免得留有遺憾。

我只能夠盡量。

也曾想過這是不是魔鬼撒但的攻擊等等,因此發出了三兩個代禱的請求;但還是陰陰沉沉,常有一些消極負面的想法掠過,隱隱作痛。牧會者免不了經常要處理人的問題(處理的時候一不小心還會把自己的問題也牽扯進去),清晨,某些人和事浮上心頭,極不想面對,卻還是勉強起身、無精打采地翻開聖經;今日進度是詩篇18篇,我一遍又一遍讀著,藉著這篇詩向神發出呼求、迫切的禱告。

「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祢!」多麼強而有力的起頭!

「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祂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這裡所有的比喻和形容都說明一件事:耶和華是我在患難中、在軟弱裡的藏身之處,也是我可以投靠的去處。仇敵的攻擊如同抹上毒藥的箭鏃射向我,但耶和華卻擋了下來,祂是我強而有力的保護。

「我要求告當讚美的耶和華,這樣我必從仇敵手中被救出來。」是的,這是我們得勝的祕訣,無論環境多麼惡劣、心情多麼低落,都要把眼目轉向當讚美的耶和華,敬拜祂、稱頌祂,把一切狀況都交託給祂,如此仇敵再也不能抓住我…因為神早已使祂的獨生愛子在十字架上,為我、以及一切信祂的人付出了寶貴的贖價,所以我不應再受惡者的欺騙,以為牠在我身上還有甚麼權利耀武揚威,我要靠著基督的名斥退魔鬼!

***

「曾有死亡的繩索纏繞我,匪類的急流使我驚懼;陰間的繩索纏繞我,死亡的網羅臨到我,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向我的神呼求。祂在殿中聽了我的聲音,我在祂面前的呼求入了祂的耳中。」(v.4~6)

啊!這不就是我這幾天的體驗嗎?原來詩人當年的處境如我一般,身體疲憊心靈消沉,內外交迫幾乎如死一般。在急流滅頂之危、綑索窒息之際,作者呼求神,神垂聽了他的禱告…這裡還沒有說到神如何拯救他,只說神聽見了。神聽見了就是最好的回應,因為祂一定會有所作為,禱告的人一但得知神已經聽見,心就安了…作者怎麼知道在祂面前的呼求入了祂的耳中?

……地就搖撼戰抖,山的根基也震動搖撼
……黑雲……黑暗……冰雹火炭……閃電……
祂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祂救我脫離我的勁敵和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我遭遇災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倚靠。
祂又領我道寬闊之處,祂救拔我,因祂喜悅我。(v.7~19)

這些敘述代表著祂對攻擊我們的如何處理,神的回應是這麼的強烈!神不是毫無感覺,祂或許遲延,然而時候一到,神對仇敵發出烈怒,他們就四處逃竄,無地自容;但是在祂斥退仇敵的同時,祂也拯救我,並且帶領我,從陷溺急難的危險之中上到寬闊之處。真是有趣啊,神對敵人的斥責是以鼻噴氣(想像祂變臉的嚴峻神色如何震嚇仇敵),「祢鼻孔的氣一出…」,但祂對我的拯救卻是以手扶持(祂伸出來的膀臂大有能力,卻又充滿溫柔):「祂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拉上來…」!

從20到36節,神對詩人的帶領如此細緻,一步一步,把「我」從最初步的自我認知帶到更深的自我省察。我們在遇到患難、受到攻擊的時候,感到痛苦是很自然的反應,除非犯了明顯的罪過,否則第一個感受必然是委屈(意思就是我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從20~24節,看到詩人對自我的感覺是很正面的:我未曾作惡、我未曾丟棄耶和華的律法、我遠離罪孽、我手中是清潔的…這些感覺是對的嗎?從詩人意識的層面上來說,的確是對的,他所行的一切正如他在神面前的自述;不過,「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為正,唯有耶和華衡量人心。」(箴21:2) 詩人從心安理得的自我認知漸漸轉向神的法則:

慈愛的人,祢以慈愛待他;
完全的人,祢以完全待他;
清潔的人,你以清潔待他;
乖僻的人,祢以彎曲待他;
困苦的百姓,祢必拯救;
高傲的眼目,祢必使他降卑。(v. 25~27)

***

安徒生童話裡有一個故事「雪后」,故事開頭有一個寓言,魔鬼製造出一面鏡子,任何美好的事物會被這面鏡子反映成醜惡的形象、所有美好的笑容也會被扭曲成愁眉苦臉或者猙獰的面貌,牠太高興了,用來四處映照,最後帶著鏡子飛上天…牠要用來反映上帝,越飛越高,戰抖不已;一個不小心鏡子掉了下去,碎成億萬個粉末。這些粉末一旦刺入人的眼中,人所見的都是事物的缺點、看不到優點;進入人的心,心臟就變得像冰塊一般冰冷。

我們怎樣對待人,神也怎樣對待我們,這裡所說的慈愛、完全、清潔,或者乖僻彎曲,應該是互相對照的,慈愛(也有版本作信實)和完全、清潔,都出於一顆單純信靠主的心,不信的人(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一樣)心思如船錨沒有拋牢、如根基沒有紮穩,非常容易飄搖晃蕩,於是趨於偏執、彎曲;安徒生的“雪后”,故事說了一個小男孩凱易,眼中刺入這個魔鬼鏡子的碎片,性情大變,乖僻彎曲,經常故意破壞一切…後來他遇到雪后(這個冰冷的象徵其實也暗喻著魔鬼),就跟著走了,雪后把他放在冰宮裡,跟他立約,除非他能用冰塊拼出永恆這個字,否則他永不能離開這地方。凱易的好友吉爾達見朋友消失了,很是著急,這個善良的小女孩走遍天涯海角、吃盡苦頭尋找凱易,好不容易找到他,卻見他冰冷如雕像,絲毫不想相認,她流下熱淚,融化了他心中的冰塊;又唱出他們從前熟悉的讚美詩歌,凱易受到感動流出眼淚,把眼中的粉末也流出來了,這下才驚覺自己怎麼會來到這樣冰冷的世界裡…他們相擁跳舞,躺臥下來的身軀恰好拼出了「永恆」這個字的樣式,得到雪后釋放的憑據…

故事大意如此,這不是我們信徒傳福音的一個縮影嗎?我們從前是小男孩凱易,迷失在雪后的冰冷天地之中,毫無感覺,是別人(宣教士、傳道、信徒…)如同吉爾達一般,付出了相當的代價尋找到我們,把基督的福音傳給我們、帶領我們從基督那裡得著了釋放的憑據…如今我們的身分成了吉爾達,需要四處去尋找迷失的小男孩凱易…這個世界上還有千千萬萬個凱易,眼中刺著魔鬼鏡子的粉末、心中藏著這鏡子的碎片…

祢必點著我的燈,耶和華我的神必照明我的黑暗。我藉著祢衝入敵軍,藉著我的神跳過牆垣。(v.28~29)

原文是說:耶和華祢是我的燈…祢必把我最隱密處的幽暗都照亮了。這一句,我個人視之為整篇詩的重要轉輒點,可以這麼說,這句是整篇詩的詩眼;從這裡詩人開始強壯起來,他的強壯固然因為神的拯救與同在,但神從來都不會允許祂的兒女單單停留在這個所在,神還要引導他(或她)來到更高之處:認識自己、認識神。我們常因認識神而更多認識自己,也因著認識自己,而渴望更深入認識神,這個更深的認識,是詩人開始強壯的重要關鍵。

作者過去承受欺壓、承受逼迫痛苦,那個階段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殲滅仇敵,信主之人殲敵的秘訣在於禱告,禱告呼求,就得到了神的拯救,大勝利帶來大歡喜,躊躇得意,自我感覺相當的良好,認為都是因著自己良善清潔,神才會如此眷顧與保守(你看,神總是站在我這一邊!)。所以他理所當然地歌頌神、讚美主。想不到,歡歡喜喜、歌頌讚美之後,他開始被引導,思想神的作為與神的性情…

單單就這一句:「完全的人,祢以完全待他;」我們就要停下來,仔細思索:這個字『完全的人』,the blameless,原文形容這是一個健全的、完美的、無瑕疵也無可指責的勇士,

這個字,令我深感慚愧、甚至有點坐立不安。如果真正認識自己、誠實面對自己,就清楚知道,我這個人,怎麼可能“是”這樣一個完全人?別人知道我的缺點還不及我自己知道的一半多…

也因此,我揣測這時詩人會發現到,其實自己內裡隱藏著某種陰暗、幽微,其實絕大多時間,很不容易察覺出來,他惶恐了,懇求神照明裡面的幽暗之處;我想也應該是這個時候,他感受到前面所說的乖僻彎曲高傲,等等,其實也同樣隱藏在自己的最內裡。

這時候讓我們來看創世記17:1,那時亞伯蘭已年九十九,娶過夏甲為妾、生過以實馬利…耶和華向他顯現,對他說:我是全能的 神。你當在我面前作完全人…與詩篇十八篇23、25節這兩處所說的完全是一樣的字,啊!原來如此!因為神是全能的神,在人不能,在祂沒有不能的,我們倚靠自己是不可能成為完全的人,唯有來到神的面前(這一句也含有跟祂面對面的意思),與神同行、遵主旨意而活,這樣的人就有可能成為完全。

因此,我個人大膽的假設,29 節『衝入敵軍、跳過牆垣』,一方面指著打敗仇敵勢不可擋的氣勢,另一方面也是認識自己、打敗自己的勝利。

……制服己心的,強如取城。(箴16:32)

真正的強者,不是打敗仇敵的人,而是靠主制服自己的人。真正的完全人,是放下自己,讓神完全掌管自己的人。

唯有那以力量束我的腰,使我行為完全的,祂是神!
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在高處安穩。
祂教導我的手能以爭戰,甚至我的膀臂能開銅弓。
祢把祢的救恩給我作盾牌,祢的右手扶持我,祢的溫和使我為大。(v.32~35)

作者被神抬舉起來,成為驍勇善戰的勇士,看他健步如飛登上高處,開弓射箭百步穿楊,真是無往不利!過去的患難困苦一掃而空,如今這是多麼快意的畫面!但是這一段的最後一句很容易這樣就被忽略了:祢的溫和使我為大…那個溫和原來是降卑、自居貧窮、卑微渺小,甚至受苦。我們想想基督吧!這就是對基督的寫照,不是嗎?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祢的溫和使我為大,我得以昌盛蒙福,是因為祢願意降卑。自己卑微,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哦,我的主!我的神!思想著祢在十字架上的死亡、思想著祢從死裡復活的得勝,就再次被提醒:若有人要跟從祢,就當捨己,背起十架來跟從祢。主啊!願祢興旺、願我衰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