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主發命令─鄉村福音拓荒手記

前言

還是從頭說起吧。  

邵潔和我是在民國七十九年(一九九○年)進入華神受裝備,她讀聖碩科,我讀道碩科。我們一進神學院就成為好友,也是禱告同伴。她向我傳遞台灣鄉村宣教的異象和負擔,我們一同為此向神禱告兩年之久。畢業後邵潔進入地方教會的石牌禮拜堂牧會,我則進入中國福音會事奉,同時也在石牌禮拜堂配搭服事。於一九九四年蒙地方教會差傳委員會接納,支持我們的鄉村福音開拓事工。一九九五年初,我們進入南投縣的魚池鄉,一步步展開拓荒的工作。  

順從主的引導

祂必像牧人……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賽四十11)  

剛到魚池,我們很快就意識到自己是外來的陌生人、闖入者。村民們很和善,但是他們的眼神背後藏著一股濃厚的探究性疑問:你們是來作什麼的?  

我們到處去自我推薦,把過去的學歷經歷印成名片,開設英語班、學生課業輔導等等。地方上反應很不錯,報名上課的人頗踴躍,他們稱呼我們邵老師和李老師,第一步跨了出去,鄉民的印象還算不錯。  

沒有多久,一位國小老師把一個小孩帶來福音中心。這孩子是非婚生,生下來後從未見過母親,父親把他丟給鄉下的老祖母,祖孫兩人相依為命,生活很困苦,多靠鄰居接濟。小孩整天遊蕩、逃學、偷竊、闖空門、渾身污髒,老奶奶貧病衰弱,無力管束。我們心中很掙扎。坦白說,這是個棘手的個案,如果接手去管,鐵定吃力不討好。但是神對我們說:「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小孩的老師對我們說:「我知道你們基督教的人比較有愛心。」我們硬著頭皮答應下來,開始學習來照顧這個問題兒童。  

這四年來,孩子的身上發生許多故事,情節都很曲折。他的父親曾經回來,又入獄,出獄後下落不明,祖母在三年前過世,他被安排進入寄養家庭。我們一直在關懷他,他也來福音中心參加兒童主日學,並且把班上同學都帶了來。村民則因著看見這個孩子跟我們在一起,漸漸肯定、認同我們這兩個外地來的女老師。神藉著這個當初我們並不想接納的孩子,帶給我們很多意想不到的祝福。  

這個孩子也讓我和邵潔確實體會到什麼是基督的愛,原來基督在十架上的死,是為罪人而死。神愛我們,就像我們愛這個孩子,祂並不因我們悖逆、頂撞而離棄我們。我們倒有許多次很想放棄他了,因為被他傷過太多次心,流過不知多少眼淚。然而不知是何原故,神仍然讓我們一次又一次原諒他、主動去尋找他帶回福音中心。我們深深明白,那是基督的愛激勵我們,是神賜給我們的力量,不是從天然的性情所能產生的。  

從他開始,陸陸續續接待了其他孩童,這才發現淳樸鄉間所隱藏的陰暗面。許多孩子來自破裂的家庭,父母有離異的、酗酒的、賭博的、吸毒的,或因毒品問題而坐牢的,甚至,也有亂倫、受虐的……這個小小的村莊,其實只是整個世代的一個縮影,放眼整個台灣乃至整個世界,魔鬼正以排山倒海的力氣把世人吸進毀滅的漩渦之中,這個世代正以超乎想像的速度不斷崩頹、傾潰。  

我們彷彿身置於末世的隘口之中,俯望著身邊的孩子們在扭曲的、受創的童年中成長。他們來到福音中心,我們這兩個單身女宣教士除了給予一些溫暖的關懷,簡直無能為力。孩子們聽見福音信了主。但是他們回去了仍然被要求跟著家人拿香拜拜。面對巨大的黑暗權勢,我們常常感覺自己所付出的一點心力,真是杯水車薪、微不足道!

再掘一口井

以撒……又挖了一口井……他說:「耶和華現在給我們寬闊之地,我們必在這地昌盛。」(創廿六22)  

到了第三年,開始感到又疲憊又挫折。傳福音傳了一段時日,仍然未有一個成年人信主。信心開始動搖,也懷疑起當初的異象,是不是我們自己一廂情願弄錯了神的意思?神真的呼召我們來作這個又大又難的工作嗎?  

以撒掘井,每掘一口井,敵人就來填平、塞住,我們在魚池好像也遇到同樣的光景。挫折打擊一次接著一次臨到生活之中,我們的士氣低落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感謝神,到了第四年的十一月,終於有了第六位弟兄姐妹決志受洗、歸入主的名下。這六個人中有些是作了二、三年的工,不斷關懷、付出,才得到的果子,四年才得六個人受洗歸主,業績實在很差。但我們心中明白,這六個人實在是主的恩典,是得來不易的成果,我們極其感恩、珍惜。  

有一個國中的女孩,在兒主上了兩三年課程。有天跟我閒聊,她說:「老師,我剛來福音中心,一直在心中跟自己說千萬不能被你們同化了。因為我們家是拜拜的,我們不能信耶穌。所以你們帶小朋友禱告,我只是作樣子。一直到有一天,聽你說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祂流的寶血可以洗淨我們的罪。我的心很感動,就相信了主,從那一次以後,我才開始真心的跟主禱告。」  

對我而言,這段孩子的話語所產生的震撼,絕對不下於過去讀到初代教會信徒們的信仰告白,或是馬丁路德釘在教堂大門上的九十五條宣言,我們所信的神實在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祂的手可以推擰或扭轉人類歷史的巨浪洪濤,祂也能夠溫柔地吹氣在一個單純的孩童心田裡,使信心的芥菜種籽萌芽生長。  

我漸漸瞭悟,原來自己不過是器皿,是祂差遣的使女;儘管黑暗權勢猖獗而狂肆,我們的能力極其微弱,但是神的大能遠遠超越一切的限制。作工的並不是只有我們兩人而已,是神呼召我們來的,祂豈能不負責到底?我擔心些什麼?我懼怕些什麼?

結語

文章寫到這裡,必須要打住了。然而我們的故事還沒有完,就如同其他許許多多為福音在爭戰的宣教地區一樣,神在服事祂的人身上天天都有嶄新而美好的引導、不止息的雕削琢磨,直到祂的旨意成就,直到祂的日子臨到,祂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無論或遇高山低谷,或遇狂濤怒浪,我們只需跟定這位大牧人,祂必引導我們和我們的小羊走在祂的道路之中。

(本文摘自 華神院訊 1999.04)